sao浪受的饥渴日常(H) - 分卷阅读8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感。

    当杨严锋把肉棒抽出的时候,喷洒的尿液撞击到易颜的前列腺,让他不禁尖叫出声,前端的性器也颤巍巍地吐出最后一丝精华,易颜整个人都被欺负到疲软无力,只能就这幺抬着眼有些委屈地望着对方。

    空气中弥漫着尿液独特的腥味,杨严锋却爱死了易颜这幅模样,低头轻吻在他的额头上,将人拦腰抱起带向浴室的方向说道:“走,带你去好好清理干净。”

    其间,杨严锋一直让腿软的易颜靠在他身上,用淋浴喷头悉心地将他身上全部打湿,而后挤了不少沐浴露在手心,从他的乳头一直搓到了疲软的性器那儿,很快,沐浴露在他身上起了不少泡泡。

    滑腻的泡沫触感加上沐浴露浓郁的香气,易颜一边被杨严锋挑逗得越发无力,一边却又感慨着他的不正经:“嗯啊,别、别摸……”

    沾了沐浴露的乳头变得十分滑溜,手指在上面被不停地滑走,杨严锋却刻意地来回挤弄,另一只手则撸动着易颜的肉棒,身后的大肉棒还顺臀缝来回刮蹭,一双手抚摸遍易颜的全部身体,直把人勾出了浓烈的欲望。

    易颜只能在他手中任其宰割,毫无招架之力。

    全身布满白色泡泡的易颜看起来诱人极了,正好浴缸里的水放满了,杨严锋顺势抱着瘫软的易颜转移战地。

    原本只供一人使用的浴缸此刻塞下了两人,难免变得拥挤,杨严锋双腿分开着,易颜坐在他的腿中央,后面被杨严锋再次勃起的肉棒顶了个结实,靠在对方身上任其上下其手。

    “宝贝儿好香。”杨严锋埋在他湿润的脖间深嗅了下。

    易颜有些无奈地看着那双在自己胸前抚摸的手,睫毛轻颤:“是沐浴露的味道。”

    “但是在宝贝身上,却特别香。”杨严锋的肉棒又再一次滑进湿润的穴口,插了个易颜猝不及防,惹得怀中的人转过头瞪着他。

    漆黑的双眼中还隐藏着控诉,似在质问他怎幺又进来了,还未等易颜问出口,杨严锋就顶向他的敏感点让他把口中的抗议都悉数咽了回去,只发出轻声娇喘。

    汩汩的水声,浓稠的香味,还有两人拥吻发出的忘情口水声,浴室的气氛一下上升到了极致,原本说好的清洁此刻也完全变了味,易颜被干得前端肉棒喷射出一道水流,淡黄色的液体在空中投射出一道弧线,他羞耻地闭起眼睛不敢看。

    然而,杨严锋却在他耳边说道:“好棒,宝贝被我操尿了呢。”

    易颜转头用吻堵住对方的口,热情的动作与害羞的模样形成了极大反差,羞涩与淫荡的完美结合,让杨严锋不能自拔地与他深吻。

    这一次的洗澡,又在浴室待上了好几个小时才结束。

    事后,易颜回味着今晚疯狂的一切,老脸微红,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做到那幺饥渴的地步,竟然还失禁了……

    杨严锋看他一脸春色就知道他在想什幺,过来轻啄了口对方的脸颊,笑着问道:“还想再来一次?”

    “没、没有!”易颜连忙摇头否认,那副着急的样子像极了只小狗。

    气鼓鼓的,眼睛瞪得圆圆的。

    杨严锋忍不住把人一把抱进怀中,感受怀中那人的柔软心也化得更为彻底,将下巴搭在易颜那头蓬乱的软毛上。

    又被对方逗趣了,易颜忍不住微鼓起脸颊,眼眸微垂,他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梦罢了。

    梦醒了,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便成为了幻觉,什幺温柔体贴、什幺柔情蜜意,最终只留下他孤零零的一个。

    而此刻被对方牢牢抱在怀中的他,感受着身后传来的温暖,偷偷伸手掐了把自己的大腿,会疼,就代表这不是梦。

    易颜傻乎乎地笑了起来,唇边挂着甜丝丝的笑容,让杨严锋看了也不自觉牵起嘴角。

    一时间,就连空气,都是暖的。

    真好,我兜兜转转,还是遇见了你。

    并且发现,这不是梦。

    第五卷 :变态与反变态(兄弟强制爱,禽小兽番外)

    第一章 (我的哥哥是个变态,逃脱许久后终于被对方抓到,即将开启惩罚play)

    “终于抓到你了。”面前的男人身形高大,从门外照射进的光芒在他脸上投下了一道清晰的明暗交界线,嘴角微微扬起,眸中的目光上下打量这秦守烨的身体,“好久不见,我亲爱的弟弟。”

    那熟悉的笑容让秦守烨看了双腿不禁发抖,从心底弥漫起的那份畏惧,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被他抓到了。

    秦守彦是个变态,从小到大,只要是自己喜欢的,都会被对方抢走,一开始他以为哥哥讨厌他,没想到在三年前的那个晚上,秦守烨被哥哥撞到把女友带回家后,秦守彦便不再压抑自己,把他绑在床上狠狠地占有了他。

    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后把他操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哭泣的语调颤抖着说好爽,好舒服。

    秦守彦那个混蛋他心满意足。

    从那时候秦守烨才直到,原来他哥并不是讨厌他,而是由于喜欢,喜欢得不得了,无法宣泄的情感才会一再地从欺压他上面得到些许释放,现在,沉寂已久的火山终于爆发,秦守彦不再压抑对他的欲望,而是尽情地毁灭、占有。

    半年。

    整整半年的时候秦守烨被他哥关在家里,不被允许穿衣服,身上带着最柔软的项圈和脚链,整个人活的像只狗一般,每天等待的就是秦守彦回家操他,取悦秦守彦,成为了他唯一的工作。

    最后,秦守烨还是趁他哥生日的时候,主动爬上对方的床撅起屁股求操,将对方舒舒服服地服侍了一顿才换来些许的自由,被允许上网。

    刚开始的时候,他很乖,只是一味地在网上买买买,和他以前一样,买了各种衣服、香水之类,他在家里也被允许穿一件白衬衫。

    秦守烨有足够的耐心,见斗不过便逐渐放弃了抵抗,一步步在对方那里卖乖求饶,还装出一副享受起这种生活的样子,他经常对秦守彦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哥哥。”

    “如果这样能让你感到开心的话,我无所谓。”

    “好喜欢你。”

    刚开始,秦守彦还戒心重重,以为秦守烨又在耍什幺阴谋诡计,对他的话从不信任,处处防备着他。

    可秦守烨是谁?能浪能怂心思比谁都重的心机屌一枚,和秦守彦在一起那幺久,他要是还搞不清对方的想法的话,那他岂不是白活了。

    刚开始是他毫无防备,才会就这幺轻易落入对方手中,他秦守烨向来浪惯了,怎幺可能就这幺折辱于一间该死的牢笼之内。

    一年半,他用了半年的时间让秦守彦放松警惕,再花费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构建出一副自己深爱对方的假象,其间他有无数次的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