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柴烈火 - 酸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湿柴烈火 作者:糖果雪山
    酸苦
    “所以,你们决定分手?”高宴问楚夏。
    “不然呢?”楚夏反问。
    他们这个年纪,两年时间不可谓不关键,就算他愿意等,梁诗韵呢?
    过了今年她就叁十了,对女人来说,叁十岁始终是道坎,就算她不介意外界的眼光,方沅呢?两年异地不知道生出什么变数,坚持一段辛苦的异地恋,无疑是不明智的。
    如果他们都年轻两岁——但年轻那阵,他不也混账地提了分手吗,现在有什么理由反过来要求梁诗韵坚持异地恋?
    “你就不想再争取一下啊?”高宴似乎有些惋惜。
    楚夏苦笑,说不想是假的。但争取,梁诗韵根本没有给他机会——
    做决定的是她。
    摊牌的第二天,楚夏还在想有什么办法破解局面,梁诗韵已经来他公寓收拾行李了。
    楚夏开门的时候,梁诗韵明显愣了一秒,也许是没料到他提前回来,好一阵才招呼道,“你回来啦?”
    她盘腿坐着,身边两个箱子,一个即将溢出,另一个也是半充满的状态,她正伸手溢出的箱子里拿出一些扔进半满的那个箱子。
    “收拾东西呢?”楚夏应声,顺手将沙发上她贴好的衣服递给她,却在看到箱子里的东西时一愣。
    哪有人收拾行李像这样的?甚至无关紧要的东西也收拾着一并带走。
    那半满的箱子明显是要被舍弃的垃圾,可就这样她也坚持一并带走,仿佛生怕收拾得不干净,牵生出后面的藕断丝连。
    一瞬间楚夏心头升起不满的,可又觉得自己理不直、气不壮。
    最后梁诗韵还是开口了:“这段时间公司事太多了,我得和我爸商量着处理,我打算搬回家里住。”
    她解释的语气有些暗哑,但十分平静——楚夏觉得这与其说是在解释,不如说在委婉地表明分手。
    成年人的世界,有些话不需要明说。
    有时候一个默契的眼神就能确定关系,分手自然也一样。
    八月底梁诗韵出国了。
    她走的那天,楚夏工作室正好开张,于是没有前去送她。
    这样也好,他想,挥手告别这样的桥段太过煽情,更重要是是,他怕自己忍不住出口挽留。
    楚夏和合伙的师兄连带几个新招的同事忙碌了整天,借着结束后的聚餐,饮得大醉,头疼地休息了半日,第二天便转身投入忙碌的工作中。
    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工作室的大小项目加上高宴的联合空间也在随后不久启动。楚夏一直忙到十月,才终于休了第一个假期。
    国庆和中秋撞在一起的小长假。
    七月的时候,楚夏因为见了梁诗韵的父亲,打算让自己父母也见见梁诗韵,所以一早提议让二老国庆过来玩——
    好在当时没直说是让他们来见未来的儿媳妇。
    楚夏就像真的单纯邀请他们过来玩一样,陪他们逛市内外的景点,只是七天长假,二老刚玩了叁天就收到家里远亲过世的消息,不得不提前回去参加葬礼。
    楚夏送走老人,空出来的时间,一下子变得无聊起来。
    因为打算好好陪二老,楚夏把所有的工作都提前完成了,也推掉了国庆期间所有的邀约——
    二老一走,偌大的公寓瞬间变得有些空荡。
    客厅里钟表啪嗒啪嗒地走着,楚夏静坐屋内,却无端想起了梁诗韵。
    距离分手,已经两个月了。
    房间里几乎她用过的所有东西都被收拾了干净,但整个公寓却处处都是她逗留过的痕迹。
    楚夏几乎一闭眼就能想到她盘坐沙发上,她伫立落地窗前,她弯腰在盥洗室的种种……
    失恋的人最怕无事可做。
    之前忙的时候还好,他大多数时间都宿在办公室,回公寓也不过是洗澡、睡觉又匆匆出门,他还可以控制住自己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现在闲下来——
    当他忽然无所事事,他发现自己再没又办法抑制住那些一直压抑的情绪。
    他忽然好想、好想见梁诗韵。
    明知这对于异地且分手的两人来说,毫无益处。
    可他就是止不住地想她,想见她,或者只是听听她的声音也好——
    他点开她微信的头像框,朋友圈里没有一条新的动态。他之前发给她的祝福信息,也只有一条简短的回复,中秋快乐,便再没有了下文。
    楚夏静坐在沙发上,看着夜色一点点将整个公寓侵没,还是没忍住点开了对话框。
    打个视频吧,不,语音通话更合适,就说自己有东西找不到了,问有没有在落她那里,尽管这借口拙劣无比。但他还是忍不住按下了通话键。
    加州那边还是早上吧?
    音频通话拨出去的瞬间,楚夏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他刚想挂掉,然而对面已经接起来了。
    “喂——”梁诗韵的声音带着几丝沙哑,似乎刚起。
    “打扰到你睡觉了?”楚夏表示抱歉,刚寒暄了两句,旁边的工作手机却忽然响了,来电显示是某个客户,许久都没有挂断意思,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你电话响了。”梁诗韵也听到了,忍不住提醒。
    “稍等一下,我一会儿再打给你。”楚夏只好道。
    然后接起电话起身去阳台,回来时却发现微信通话的界面还亮着,梁诗韵并没有挂掉。
    她在等他?
    这个认识让楚夏整个人精神一震,他连忙走过去拿起手机,想要继续刚才的话题,却听到那边隐约播放着音乐。
    “......Me  drinking  from  my  broken  bsp; ask  me  to  ,Open  up  the  gate  for  you....”
    一首很老的英文歌,  楚夏听出了名字,但又不确定,想要向梁诗韵求证,却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
    “你喜欢听唱片机?”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还是这样的精选集,我还以为只有年纪大的人才喜欢听这种。”
    “我还以为我已经算年纪大的人了。”梁诗韵笑。
    然后是一阵窸窣响动,刚才说话的男人一面随着音乐哼唱,一面玩笑:“那我也要跟上步伐。”
    两人说笑着,听得出来,关系非同一般。
    刚还雀跃的楚夏一瞬间只觉整个人跌落到了谷底。
    酸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