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柴烈火 - 挨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湿柴烈火 作者:糖果雪山
    挨揍
    楚夏尤其明显地感受到这一点,是在撞到梁意之后。
    梁意是梁诗韵同父异母的弟弟,这事儿要从他放暑假回国说起——那天,楚夏去梁诗韵公寓拿点东西,事先有发消息告诉梁诗韵,但梁诗韵并没有回复他。
    他以为她又在忙工作的事情,于是直接上了楼,刚进屋,就撞到了放暑假从回来梁意。
    楚夏是在梁诗韵的朋友圈见过梁意的,加上梁意和梁诗韵有几分相似的长相,楚夏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他弟弟回来了?她怎么都没有跟他提起。
    楚夏不由蹙眉,愣神间,听梁意开口:“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梁意是吗,你好,我是楚夏。”楚夏都进屋了,即便考虑到梁诗韵必然是有什么顾虑所以没告诉他梁意回来了,也只能硬着头皮承认两人的关系,“你姐的男朋友——
    “你就是楚夏?”然而,男朋友叁个字还没出口,梁意打断他,“大学那阵我姐交往的男朋友?你们复合了?”
    “嗯。”楚夏点头,简单交代了一下复合的事情,“诗韵有跟你提过我?”
    下一秒楚夏就被打了。
    梁意一拳打到楚夏的脸上,楚夏之前毫无防备,脚下踉跄往后退了两步,刚扶住门框,梁意单手揪住他的衣领,又是一拳砸过去。
    “你是怎么还好意思来找我姐的?”
    “你知道你当年说分手,对我姐伤害多大吗?”
    “凭什么?你觉得我姐就这么好消遣吗?凭什么你看遍了花花世界,回来觉得我姐更好,就又来招惹她?”
    像是积怨已久,梁意揪着他的衣领,怒气冲冲。
    但他问的句句在理,楚夏一时语塞,随后是梁诗韵的厉声呵斥——
    两姐弟在客厅里争执,最后是梁意愤愤地走了。
    梁诗韵没有留他,转身去洗手间取了酒精帮楚夏擦伤口。
    梁意今年刚上大一,虽只有十九岁,但发育良好,身形高大,加上他刚才下了狠手,两拳过去,楚夏唇角破了不说,腮帮子一片乌青。
    “你怎么就这么让他打?”梁诗韵擦着那伤口,忍不住皱眉。
    “这是我该受的。”楚夏却道。
    上次去参加婚礼,他已经从程翘口里得知——当初分手,他给梁诗韵造成了怎样的伤害。
    那个时候他不是没考虑到后果,他料到梁诗韵会难过一阵子,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程翘说那个时候你瘦了很多。”  他很愧疚,也想要弥补。
    “都过去了。”梁诗韵却只是轻描淡写。
    楚夏还想再说什么,梁诗韵按住他的手:“再说,看了花花世界的,不止你一个。”
    潜台词是,你不必在意梁意的话,我和你一样,也只是没遇到更好的。
    梁诗韵这话让楚夏心头有些堵。
    分手后复合,还是隔了这么多年,两人都变了,他当然不指望不能回到以前那么腻歪,那么有激情——
    但梁诗韵的态度,那种即便接受了他,却对他、对这段感情并不抱有太大期望的态度;让他觉得她生生地在两人中间竖立一堵无形的空气墙。
    如何打破这堵墙,高宴的回答是打一炮,一炮不行就两炮——但这对于楚夏和梁诗韵这种重逢没多久就做回炮友的人来说,没用。
    “那你和她谈过你的想法吗?”高宴。
    “?”楚夏。
    “谈谈你这几年经历啊,谈谈你为什么要回来。”高宴,“女人都是耳朵恋爱的,你要真在乎她,你得告诉她你最真实的想法啊。”
    或许,两人是应该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楚夏想,但在这之前,他迎来了一件更为棘手的事儿——见家长。
    这事儿是梁诗韵提出来的。
    “你最近有空吗?我爸说,想见你一面。”这是梁诗韵的原话。
    当时楚夏正在冲咖啡,乍一听到,一抖,差点烫了手。
    “见我?”楚夏放下咖啡,极其僵硬地转过头,
    梁诗韵被他的态度弄得心里没底,咳了咳:“我知道这有点快……嗯,你不用想得那么复杂,就吃个饭而已。上次梁意过来,回去没管住嘴,不小心把我们的事跟我爸说了,我爸非要见你,我实在拗不过他——”
    她说这话时有些不自在,蹙着眉,好像是有事相求一般。
    “好。”楚夏连忙出声,“正好我也想去拜访一下叔叔。”
    半晌又蹙眉  :“不过,你得让我稍微准备准备。”
    挨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