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柴烈火 - 事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湿柴烈火 作者:糖果雪山
    事后
    “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快?以前找的人不行?”事后,楚夏伏在梁诗韵身上,问她。
    他肌肤包裹着她,气息火热。
    “他们……当然没有你厉害。”梁诗韵伏在他身下闷闷地应声。
    其实是太久没做了而已,不过她乐得说他想听的话。
    她声音里还在止不住地抽气,脸色还带着潮红,眼角因为之前剧烈的快感还沾着一点泪水,
    楚夏目光沉沉地看她,忽然一手握她的腰一手攀着她另一边肩把他从床被里捞起来,让他坐到自己胯上,又抱着她调了调位置,扶着不知何时再次挺立起来的性器撑开红肿的穴口。
    这一次,他就这样仰面躺着,让她撑起身子,摇晃着细腰吞吐那根巨物。
    骑乘的体位往往能够给予承受方更多的主动权。
    梁诗韵很快就寻到了乐趣,自己变换着角度让楚夏那根东西操到穴里每一个地方。
    楚夏眯着眼直勾勾地看见梁诗韵流出来的水把交合处浸湿;直到耗尽了力气的梁诗韵趴在楚夏胸前,一边跟小猫一样舔楚夏的乳头,一边求着楚夏动一动。
    她示弱的样子格外诱人。
    楚夏咬牙抽身出来,重新翻身把放倒在床上,双腿跨开压着她,面朝着她,再次贯穿那个早就被操熟了的甬道。
    他们好像分离于昨日,又在今日重逢。
    喘息声和淫荡的水声在静谧的夜晚持续了许久。
    最后一次高潮,梁诗韵两条长腿随着高潮筛抖,浑身红得像煮熟的虾,含着楚夏不住打颤。
    一夜缠绵。
    第二日,楚夏醒来,伸手下意识地想要将人揽进怀里,入手却只摸到冰凉的床单。
    枕边已经空无一人。
    楚夏拉开窗帘,外面已是一旁明亮。
    山间宁静,套房里也能听到鸟鸣声,但客厅和浴室却静悄悄的,半点也无声响。
    楚夏于是摸出打给梁诗韵。
    “早——”一阵忙音后电话接通,那边语调轻快地有些刻意。
    “你在哪?”楚夏问。
    “我已经在回去的路上。”梁诗韵,“公司有点事要处理,接下来我就不能陪你继续度假了。”
    “不过该介绍的我也介绍完了,你要是还有什么不清楚,可以随时打电话问我,或者问何经理。你尽管多待几天,有什么需要的吩咐何经理就是了。”
    尽管语调还还有些不自在,但措辞已却是明显的公事公办;仿佛昨天两人根本什么都什么都没发生。
    楚夏眉间微微皱起,刚想说什么。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是梁诗韵另外一个手机响了。
    “我这边还有个电话,回头再同你说。”她道。
    楚夏又只好又把话咽回去了。
    六年光阴如白驹过隙。
    他和梁诗韵各自生活成长,适应新的角色,像两条相交后互不干涉的直线。
    重逢后的粉饰太平也好,故作熟稔也罢,中间相隔的那些岁月,并不可能因为昨夜一晚,而被一键清除。
    两人再次见面是叁天后,乐尚会议室旁边的休息室。
    梁诗韵来乐尚和其相关部门解说她公司度假村项目,楚夏也被高宴邀请来做旁听。
    会前,梁诗韵在休息室补妆。
    她像之前在同学会上那样化了一个很精致的妆容,不同的是,她换了一个深色的口红。
    楚夏说不上来色号,只觉那颜色衬得她五官顿时有了距离感,还有那么一点——老气横秋。
    记得刚出国那会儿,他第一次从视频里见她化了他都能分辨的装,还问过她怎么忽然换风格了。
    她解释说也不是换风格,就是觉得自己年纪太小,生意场上诸多不便,于是干脆装扮地成熟一点,也能稍稍唬住人一些。
    “关于度假村,高宴这两天问我我不少问题,这事儿在他那儿应该是定了,你不用那么紧张,一会儿该怎么介绍怎么介绍好了。”从回忆中回神,楚夏忍不住提醒。
    “嗯。”梁诗韵点头。
    这几年当众讲话的场合多了,她其实早习惯了,不过例行检查一下妆容而已。
    她看着楚夏:“这事儿谢谢你。”
    这话真心实意,却也真心实意地有些生分。
    “不用和我那么客气。”楚夏,默了一会儿,又道,“那晚……”
    梁诗韵却打断她:“男人有些时候会格外冲动,我理解。”
    “……”楚夏。
    就在这时,房门叩叩被敲想。
    高宴站在门口:“是我错觉吗?我怎么觉得你们俩去了一趟山庄回来,气色都比之前更好了,特别是诗韵,这皮肤白里透红的,看得我都羡慕。”
    “……”梁诗韵刚和楚夏说那晚的事,忽然被高宴这么一提,仿佛秘密被他人窥见了一般,顿时卡了壳。
    “你一个大男人要那么好皮肤做什么?”楚夏忽然开口。
    高宴看看楚夏,又看看梁诗韵,忽然若有所思。
    梁诗韵于是笑笑:“可能山里空气好,也可能是泡温泉对皮肤好;你要羡慕,腾出时间去玩两天不久行了。”
    “好啊,我最近筋骨酸得很,改天正好抽个时间去。”高宴亦笑。
    还想说什么,秘书过来敲门,说其他与会人员都到了。
    因为之前楚夏已经将山庄的详细情况转告了高宴,所以这场会议开的非常顺利。
    梁诗韵和高宴对于度假村的项目基本初步达成收购,接下来就是两边相关部门去忙就是了。
    会后,梁诗韵还有事,先走了。
    等办公室里只剩下高宴和楚夏两人,高宴这才看向楚夏:“你和梁诗韵到底怎么回事?”
    “枉费我特地给你制造机会,你还没将人哄回来?”他问。
    楚夏没答,沉默的表情却足以说明一切。
    “如果你和你女朋友提了分手,你又想反悔了,想要复合,你一般怎么哄?”好一阵,他才问。
    高宴想了想:“我好像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等等,你是说当初你提的分手?”他过一会儿,忽然又发现一个问题。
    “嗯。”楚夏点头。
    然后高宴的表情变得有点难以形容。
    “看来我是白费力气了。”他说,“自求多福吧。”
    梁诗韵的性子他早就领教过了。
    想及当年自己轰轰烈烈的告白——尽管他内心并没有多认真,不过梁诗韵那是真的一点不给面子啊。
    高宴又瞄了一眼垂眸沉思楚夏:“对了,你回国后去看过方教授了吗?”
    原┊创┇书┊刊:Xτfгεε壹.cΟм(xtfree1.com)
    事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