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柴烈火 - ⒫ǒ18.ⓐsǐⓐ 拉郎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湿柴烈火 作者:糖果雪山
    ⒫ǒ18.ⓐsǐⓐ 拉郎配
    大学时候,因为梁诗韵的母亲是系里教授,她和楚夏的恋爱一直谈得偷偷摸摸,不敢让班里同学知道。
    后来毕业,楚夏选择出国读研,梁诗韵则决定接手父亲的公司。
    两人一个国内,一个国外;一个工作,一个读书;加上时差的关系和彼此都忙碌,分手便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同学们还在起哄。
    梁诗韵止住自己脑海里不合时宜的旖旎画面,对上楚夏的目光,笑了。
    时隔六年,比起楚夏,她的变化大多了。
    一头乌黑的直发变成了大波浪,发卷贴着她小巧的下巴,曾经素面朝天的脸也画上了精致的妆容,连睫毛都根根分明。
    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她挺翘的鼻尖在包厢里灯光照射下微微泛红,目光也有些迷醉,  黑白分明的一双眼,氤氲着潋滟水光,影影绰绰,仿佛再说:不如我们试试?
    旁边的同学起哄得更带劲了。
    就在这时,一阵突兀的电话铃声响起。
    “喂,高宴啊,你到了吗?”团支书接起电话,过了好一会儿,向众人宣布道,“高宴说他临时有事来不了啊。”
    “这么忙啊?”有同学用略酸的语气问了一句。
    “大老板嘛,那么多生意要做,哪里顾得上我们这些同学。”  很快,另一个同学接腔道,“说不动人家就是嘴上说说要来。”
    高宴无疑是班里如今身价最高的,但他的财富并非来自他本人的努力,只是因为他有个好爸爸;他自学生时代就十足富二代的做派,加上本身外形出众,俘获了不少女同学的芳心。
    班上男同学们,虽然都承过他不少好处,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平衡。
    这不,逮着机会,你一言,我一语地便编排了起来。
    楚夏和梁诗韵之间一点小插曲,一下子就被带过了。
    大家继续拍着肩膀追忆往昔。
    划拳的划拳,劝酒的劝酒;拍马屁的、高谈阔论的、八卦的……微醺后,大家变得更加随意,逐渐暴露出真性情,直到团支书提议大家转场去KTV。
    此时已是九点。
    梁诗韵胃里酒和料理对半,有些微醺,找了个借口,撤了  。
    她站在路边等司机开车过来。
    酒意上来,加上包厢里带出的余热,她索性敞开了风衣。
    风一吹,里面的裙子就露了出来,绷紧的布料包裹住她凹凸有致的胸和腰,往下是笔直的长腿和纤巧的脚踝,被仿佛没穿一般的丝袜包裹着,白生生的,格外勾人遐想。
    楚夏站在不远处,不由码了一下打火机。
    梁诗韵听到声响转头,一眼就见到行道树荫下的楚夏,嘴里叼了根没点燃的烟。
    “是你啊。”她道,“怎么没去唱K?”
    “我唱得怎么样,你不清楚?”大衣敞开的男人盯着她看了一会。
    “……”梁诗韵。
    上帝自有他公平之处,楚夏这种样样拔尖的人,其实也有短板,比如——五音不全。
    梁诗韵记得又一次曾经逼他开口唱歌,那声音,简直过耳难忘。
    她努力憋笑,又听楚夏问她:“你怎么不去?”
    “明天还要早起,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梁诗韵,“反正也没什么意思。”
    “没意思?”楚夏。
    是因为高宴没来,所以没意思吗?
    刚才在饭桌上,梁诗韵就曾好几次向团支书问起高宴,在听到高宴来不了那一刻,脸上更是毫不掩饰地露出失望的表情。
    “因为没见到想见的人?”楚夏于是又问。
    “什么?”梁诗韵没听清。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叫住两人。
    梁诗韵和楚夏同时转头,只见饭局结束前某个去了洗手间的女同学,正从餐馆方向过来,看着他俩:“咦,你们俩也不去唱K啊?”
    “我们都有点事。”梁诗韵  “对了,你怎么也不去唱KTV?”
    “别说了,我才出门一会儿,老公就催我赶紧,说带不住孩子。”
    “是吗,那下次带老公孩子一起来呗,我记得你生的是个女儿对吧,看照片好可爱。”
    “可爱什么,就是一个行走的碎钞机……”
    …………
    一提到孩子的话题,女同学话就多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
    很快,梁诗韵的司机开车过来了。她打开后座车门,问仍站在路边的两人:“你们怎么回去?”
    “出租车。”女同学。
    “滴滴。”楚夏。
    一听都是没有人来接的。
    梁诗韵于是将车门打开了一点,侧身道:“要不我送你们回去吧?”
    礼貌性地邀请,纯粹是客套。
    女同学连忙摆手表示不用,谁知楚夏答了一句:“好。”
    “……”梁诗韵。
    最后,女同学和楚夏一起上了梁诗韵的车。
    女同学家住的不远,不过十分钟,司机便把人送到了,梁诗韵这才问梁夏:“你住哪?”
    “洲际。”楚夏报了酒店的名字。
    好一会儿又问:“这几年过得怎样?”
    “挺好的,你呢?”
    “还行。”
    然后,两人便陷入沉默。
    两人都是不爱发朋友圈的人,这些年,了解到的彼此的动态,也只有从别的同学口中听来的一星半点。
    这让他们像陌生人一般,就算想要找话题都无从开口。
    梁诗韵干脆低头看手机。
    正好班级群里有人发了大家唱K的小视屏,高宴也发消息请罪,说今天忽然有事来不了,下次再请大家好好玩。
    梁诗韵于是手指轻敲回复道:那你可要说话算话。
    高宴似乎没料到她会回复他,发了一个“吃鲸”的表情,又问怎么视频里没见到她开嗓。
    梁诗韵回复:我要是有你一样的好嗓子我就去。忽然想到后面还有一个唱歌更“感天动地”的,忍不住乐了。
    楚夏透过后视镜便看到她微翘的唇角。
    他有六年没见过她了。
    之前在饭桌他只注意到了她脸部的变化,如今在这温暖的车厢里,他才发现,她的身材同样变化良多。
    外套被脱下,随意地折在座位后。
    梁诗韵雪白的背就这么贴着座椅,仰靠的姿势衬得锁骨越发精致诱人。
    连衣裙紧紧贴在她身上,她胸前隆起比当初不知丰满了多少,纤腰却仍旧不盈一握,整个曲线凹凸有致得让人喷血。
    同学会穿这么性感,怎么看都像别有用心。
    车上充足的温度将梁诗韵身上的香水蒸腾出来,若有似无地送入楚夏鼻间。
    他不由松了松领口,拿出手机想要转移注意力,却正好看到梁诗韵和高宴已经从唱K聊到下次同学会去哪,在群里聊得火热。
    ⒫ǒ18.ⓐsǐⓐ 拉郎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