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女主男人 H 1V1 快穿 - 操我,求你微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抢女主男人 H 1V1 快穿 作者:大屌萌妹

    操我,求你微H

    他推开她的腰,冷冷开口“这里没有多余的房间,我打电话叫千术来接你。”

    “千术去外地看画展了!”

    “而且我出来地急,没带钥匙。”

    “你家是指纹锁。”

    “我手指破了!喏,你看嘛~”宋千瓷把受伤的小手指头怼到他面前。

    “随你的便,想睡就睡客厅!”

    哼,冷血怪!终有一天要他离不开她!

    夜半的雨来得很急,古楼是全木构架,通往房间的楼道悠长窄小,高翘起的人字檐不断地有雨顺势流下。

    开放式的长廊不断有雨飘进来,带着乌木色的地板被展示。女人踮着脚,踩着冰冷的雨水,拉着古铜色的圆环推开了房门。

    “吱呀——”一声轻不可闻。

    房间有一扇胡桃木的门框装点的窗,以深蓝色珐琅玻璃为主,点缀着暗红色的珐琅碎片,两扇窗闭合时缠绕成玫瑰,是君聿修亲高价拍卖来的珍贵的舶来品。

    此刻,那扇窗户向外大开,月色透过半片蓝玫瑰透出点点斑驳的蓝色,虚幻地笼着床上的少年。

    暗红色的纱轻扬,清冽的雨滴入细针般从窗刺入,夜美如画。

    少年被月色眷顾着。

    “怎么了?”少年坐起身,背靠着枕头看着门边的人儿。

    君聿修一向睡得极其浅,在宋千瓷走近房门的那一刻便醒了过来。

    宋千瓷穿着单薄的男士白衬衫露出笔直修长的腿,如藻般的发梢轻扫过女子纤细的腰间平添几分孱弱的意味。

    那是.....他的衬衫。

    “我......我害怕~”宋千瓷紧紧抱着枕头,诺诺开口,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哭腔。

    “轰隆!”窗外闪过惊人的雷电,苏千瞬间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床上。

    “一起睡好不好~”女人跪坐在柔软被子上,小心翼翼地拉着他的手轻晃。

    白色的衣领开了两个扣子,长发凌乱钻进去贴在精致的锁骨上。

    她的眼眶微红,像是沾染上了不堪承受的欲色,泪,泫然欲下。

    ……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看着她,幽深的黑眸像笼着雾,晦暗不明。

    “你是千术的姐姐,我们不能这样。”少年别开脸,去看窗外的雨,却没有收回自己手,任由她拉着。

    这副样子,明明是舍不得她放手。

    “姐姐?”

    宋千瓷忽然想起女主向他告白时,他说的话————我只把你当妹妹看,我们不能这样。

    原书中,女主是君聿修爷爷的学生,一开始喜欢的也是君聿修,少女暗恋得艰辛,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他告白却残遭拒绝。

    其实,那时候的君聿修对女主是有好感的吧,毕竟书里的男人都喜欢女主,看来他只是冲破不了心里那道防线。

    想到这里,宋千瓷忽然贴近少年的耳边轻声道:“什么不能这样啊?你不喜欢我吗?”

    “出去!”

    “回你房间去。”少年指了指大开的门,外面风雨交加,他冷漠得可以。

    女人柔软的指尖捏着少年的下巴,逼他转头看向自己。小巧的鼻尖,蹭着他英挺的鼻梁,温热的香气洒在少年的脸庞上,“你舍得让我出去吗?”

    君聿修眉眼深邃,抬头茫然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女人垂眸,纤细的睫毛根根分明,她的手指压在他的唇上轻轻摩挲,她启唇,气息游离,像在轻喃着古老的咒语。

    “君聿修,我是她姐姐又如何?”

    “越是禁忌,就越刺激,不是吗?”

    女人张开腿,坐在被子上,被子下就是男人的腿根。她微微直起身,半跪在少年身子两侧,手指一颗一颗解开衬衫的扣子。

    性感的黑色内衣暴露出来,细细的肩带带着挂着薄纱,什么也没遮住,窗外的闪电照得她的身体越发白皙,赤裸的诱惑。

    洁白的贝齿轻咬住薄纱的一角,露出细腻的腰线,可爱的脐眼以及……两个半球的弧度。

    很圆,很翘,在腰腹之上露两个出一个饱满的小沟沟。

    千瓷咬着黑纱往上提,几乎要露出红色的乳尖,黑红交替下是无限视觉冲击。

    “停下!”少年紧紧闭上眼睛,声音沙哑耳朵已然红了一大片。

    太色了。

    “要停吗?”千瓷松开薄纱,青葱般的手盖在了身下的位置,“你硬了哦~”

    初春的被子很薄,少年天赋异禀,性器支起的帐篷直直顶着她的花穴。

    少年一如继往冷静的眉眼终于开始碎裂,覆上了慌张与凌乱。

    学画初期时,他不是没画过人体但也没有这样……

    千瓷拉着少年的手,勾着那只专门画画的手,挑开黑色丁字裤系在跨边的蝴蝶结。

    一边的细带被轻易扯开,另一边则是完好无损的单挂着,黑色的耻毛柔软稀疏,欲盖弥彰地遮着小穴。

    她掐着少年的中指,小心拨开湿漉漉的贝肉,探入穴中。

    饥渴的小穴如会呼吸的小嘴,叫嚣着咬紧少年的手指,越发深入。

    “啊~~不要再进来了。”女人高仰起头,像只引颈受戮的天鹅,忍不住,想让她哭泣,看她求饶。

    “够了”,少年冷眼看着她动情,无动于衷。

    “不够~”屋外是狂风骤雨,怀中的女人媚眼如丝控诉着自己的不满,身体里的痒,让她浪荡得可以,身下的小嘴浅浅套弄着手指,喘息着攀上少年的肩。

    宋千瓷压下身子,吻着少年的耳朵,在他耳边喘息,“操我,求求你了嗯~~~~我好难受~手指不够~~下面的小穴想吃你的大肉棒~~~”

    操我,求你微H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