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 - 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爱吃羊角蜜(8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 作者:爱吃羊角蜜

    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爱吃羊角蜜(80)

    你是说你是说二牛又惊又害怕,还有恨,他对白宁话一点都没有怀疑。这是大仙怎么可能骗他?刚才他们还在河边,一眨眼就到了树林里,这不是大仙是什么?

    没多会儿,二牛就交代了事情的起因结果。

    白宁赞了一句,真真是得来不费功夫啊。

    事情的起因也简单,眼看着白五少爷越来越出息,而白大人最近几年仕途上不见起色,白家大少爷在翰林比较得重用,五少爷来年也要参加会试,害怕大少爷那边的筹码越来越多,这才对了五少爷动手。

    而这二牛,也是陈家的帮手。而且害怕陈家反悔,二牛这里还留了证据。

    白宁害怕陈老大还要伤害这个人证,跟他一道取了物证,让他自己藏好。但是二牛差点被人杀人灭口,坚决不敢自己回去。白宁没法子,只能让他躲到船上去。

    陈老大回去,陈老二也刚刚回来。他们两个分工,一个去二牛这边,一个则去了白府。

    哥,你那边办妥了没有?

    妥了,放心吧,不会有人怀疑到我们身上的。对了,那个小杂种那里,妹妹怎么说?

    放心,那小子进不了白府,门房那里妹妹打了招呼,不过以防万一,我还差人打听了一下他。听说是一家人来的,已经成亲了,那个小的就是他生的,随行的有个秀才,住在来福客栈里面。

    这人还是要除去,毕竟是妹夫亲生的,再没有地位,知道我们杀他,还是会影响到妹妹。

    谭明买了礼物回来,发现院子里不见白宁的身影,以为他是去买礼物去了。外嫁的哥儿回家送礼,这是正常的。

    结果眼看要宵禁了,才见白宁珊珊回来。

    宁哥儿,你怎么才回来?

    我刚才办了一件大事,办完咱们就回家。

    不去拜见岳父吗?

    白宁努力装出愧疚的神色,不过他努力的半天,脸上的情绪还是不那么像,只能把整个人扑进谭明怀里,假哭两声,我、我爹把我逐出家门了,我没有家了。

    谭明给小哥儿哭得心疼了,哪里还管什么岳父,抱着人安慰,没事,不哭了,我家就是你家,我们才是一家。

    安慰半天,白宁才总算不哭了,谭明打算给小哥儿擦擦眼泪,结果发现一滴眼泪都没有。

    白宁不自在的偏偏头,今天我回家看了,结果门房不让我进去,说我爹把我逐出家门了。

    你回去怎么不叫上我?

    我怕,万一我爹还生气怎么办?你会笑话我的。

    谭明自己脑补了下半段,他想着小哥儿回去看看岳父的态度,没想到却得到了他被逐出家门的消息。

    那我们就不去了。

    白宁趁机把他的身世告诉了谭明,什么才大人要他送给人做小侍,他被嬷嬷怂恿着带着小宝从白府逃出来,然后发现府中姨娘得哥哥半路截杀他,他和小宝命大,被刘老三一家给救了。

    那二姨

    白宁懂他的意思,二姨说我亲二姨,我娘被人牙子卖到了陈家,后来才有的我们。

    谭明心疼的抱着小哥儿,他猜测小哥儿是大户人家的哥儿,去打不想他的身世竟然这般坎坷。也是老天保佑,让他遇见了他。

    宁哥儿,咱们明天就回去吧,侍郎府咱们就别过去了。

    回头,白宁就找了白夫人。

    当然不是从正门进去的,他想要进去也很简单。区区白府根本就拦不住他。

    白夫人见他很是惊讶,你是小七?你不是

    白宁微微一笑,夫人。

    白夫人是个上了年纪的妇人了,白大人今年都快五十了,白夫人比他小五岁,今年也四十出头了,她比陈姨娘还大一岁。

    长相只能说周正,有当家夫人的派头。

    她微微促起眉头,她跟白宁不熟,白宁的母亲难产,白府也没有晨昏定省的规律,她一年到头也见不了他几次。不过印象里面,白宁应该是个软弱的孩子才对,怎么变化这么大?

    你怎么进来的?

    我怎么进来不重要,我是来给夫人送礼的。

    白夫人虽然不重视他们,好歹每月分例是发下来了的。小宝出世,那边也是跟着规律配了奶嬷嬷的。就是原主看来,他对白夫人还是有点感激的。

    送礼?

    白宁把从陈家那里弄来的两个账簿递了过去。

    还有一件事,我前天出门,碰见陈姨娘的大哥在杀人灭口,机缘巧合下把人给救了,听说是五少爷的小厮,叫什么二牛的。

    白夫人闻言,起初还不明白,等想明白,手在桌上狠狠一拍,好一个陈家。

    夫人,怎么了?外面的葛婆子担忧的问道。

    没事,不准进来。白夫人这才定定的看着白宁,小七,你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不会就单纯给我送礼来的吧!

    我要陈家兄弟和陈姨娘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白夫人淡淡的开口,你们有仇?

    白宁适时做出悲愤的神态,陈姨娘派人诱我出府,又在半路截杀,杀我和小宝的就是陈家兄弟,回头陈姨娘还说我无人私奔,又撺掇父亲把我逐出家门,这个仇,我不能不抱。

    白夫人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种隐情,不过这小七的这表情也不像假的。

    你说是陈姨娘诱你出府的?

    是刘嬷嬷告诉我,父亲要把我送给于尚书做小,然后还打算让小宝意外去世,让我快些逃走。

    什么,她好大的胆子?白夫人虽是如此说,但是陈姨娘这些年什么事儿做不出来?

    白宁跟白夫人打了半天机锋,实在不耐烦了,好在白夫人的行动力还是杠杠的。

    才第三天,就有消息说白家五少爷是给人害了,连人证物证都摆了出来。

    才一天,陈家兄弟直接入了狱。陈家人求到了白大人头上,白大人根本就不理。证据就摆在那里,是陈姨娘的两个兄弟害了他前途无量的儿子,就是没有白夫人直接把人告上公堂,他也不会放过他们的。一个前途无量的亲儿子,一个是一表三千里的舅兄,谁最重要这还需要说?

    其实就是他想做点什么,也不容易。

    白家最大的靠山虽是倒了,但是还有整个宗族在的。而且白夫人没有哥哥,但是堂兄弟是有的,也有人做到了三品大员。

    白大人宠信府里的一个姨娘,可以。这个时代,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就是一个姨娘,只要没有越过嫡妻,葛家不会说什么。

    但是,白大人靠着白夫人娘家爬起来的官,他一个姨娘的娘家兄弟谋害嫡子,致其伤残。要是白大人敢插手,明天就会被御史弹劾。

    所以,他不敢动什么动作,也不能有什么动作。

    陈家见白大人靠不住,立马去求了其他的人。

    陈家能够在京城扎稳脚跟,不是没有别的人脉的,甚至陈家兄弟的几个女儿都进了不少官员的后院。

    但是并不起什么用。

    倒是他们之前贿赂的两位说的上话的,有了白夫人的那两本账册,降官丢官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了。恨都恨死他们一家了,没派人找茬就是还没有抽出空来了。

    他们又在京城待了三天。

    陈家兄弟的判决出来了,家产充公,两兄弟流放三千里,家里的其他人倒是没有收到什么惩罚。不过也就这样了,家里财产充公,又得罪了人,京城是住不下去的了,只能去别的地方。

    陈姨娘这里更是艰难。

    陈家兄弟那里白大人虽然没插手,陈姨娘却没有少上跳下窜的。在衙门还闹了一场,给白大人的政敌抓了把柄,给参奏了一本,官都给降了两级。

    白大人差点没有恨死她,她兄弟又害了五少爷,白夫人差点没吃了她。失了宠的陈姨娘,娘家又倒台了,怎么斗得过白夫人。

    白宁也没有看陈姨娘什么绝局,反正这三人好不了就是了。

    事情完了,白宁就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听说离开,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京城虽然好,但是这地方吧,消费也好。天天出去,看见抚云县那边的,都想要买点儿回去给家里看看。

    就拿这里的人来说吧,张秀才这个钢铁直男跟着李婆给李掌柜买东买西的,都下了本给他娘子打了这边时兴的缴丝手镯,还买了时兴款式的成衣,还有孩子老人的,光他一个人的就是一大个包袱。

    更别提李婆他们的了,更是不得了。

    反正谭明是被白宁拉着买了个痛快,卖西瓜的五百两银子,反正回到客栈的时候就不剩几两了。

    倒是出乎意料的,白夫人找了过来。

    白宁对她的到来特别的惊讶,不过白夫人过来也没有什么恶意,就是给白宁送东西来的。她虽然对庶子不怎么样,但是白宁到底给她透露了谁才是害她儿子凶手,并且给了他扳倒他们的绝对利器。

    我也给你父亲说了你的事情了,你父亲知道这几年是陈姨娘搞鬼后,对你十分愧疚,让你回家看看,还有小宝,是二哥儿的独子,也应该养在府中。说到这里,白夫人脸上露出个嘲讽的笑,这人就是可笑,什么真爱,不过如此。她不过说了几句,那男人就信了,她就不信之前这个男人没有怀疑过?

    白宁猜测这里面应该有白夫人的手笔。

    不过白宁不想回去,他想着以后天高皇帝远的,以后应该是见不到了。

    倒是不必了,小宝是我带大的,就跟着我长大,以后他大了,我让他回去看看就是。我们明天就回去了,家里还有人担心。

    白夫人笑笑,心想之前没看出来,事情办完了这小七又是另外一副样子了。

    那样也好,以后有事,也可以写信到家里来找我。

    这里面年算是你的嫁妆,白家的哥儿姑娘出嫁,公中备了一份,另外是谢礼。还有这是小宝的分例,我都算这里面了。

    白夫人没待多久就走了,白宁倒是看了看白夫人送过来的东西。

    东西还挺多的,白家公中给的嫁妆是三百两的银子,剩下都是一个铺子和田地,不过被白夫人折合成了银票,算做一千两。倒是白夫人那份给的挺有诚意的,足足三千两,这还不止,还有一些布料。小宝的份额但是按照着以前来的,一年二十四两,加上一些逢年过节的分例,白夫人一次给了十年的,也是三百五十两。

    白宁把这些东西收起来,心想,这白夫人挺大方的,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所以,白宁晚上的时候,又去找白夫人了。

    这次两人是正大光明的交易,白宁给五少爷治腿,白夫人给他银子。

    为了这事儿,白宁他们一行又推迟了几天才回去。

    第116章

    坐上了回去的船, 一群玩疯的人才算是稳住了,回头一摸荷包,眼泪顿时没留下来。

    辛辛苦苦攒了两三年, 回头就换了这么一堆东西,真是

    东家人善, 吃住给包了,回头一人给发了十两银子让他们出去玩儿,但是东买买西买买,啥也不剩了。

    李婆算了一笔账, 她来的时候带了二十两银子过来,东家给了十两,也就是三十两银子。去上香, 给老头子买东西, 买布料, 买茶壶、茶叶,还有胡人那边的皮子,奶粉子,看着仅剩下的二钱银子。

    李婆狠狠拍了拍胸口, 还好要有了,要是再玩两天, 她就得找东家支银子了。

    这是辛辛苦苦攒了大半年,回头一分不剩啊!

    就是想不到东家还有这么个出身,听说那白夫人是侍郎夫人。也就是她家东家以前是侍郎府的哥儿, 虽说她家东家是个庶子,也比一般出身的强。侍郎啊,听说是三品官,想想他们县的县令还是个七品官那也威风得不得了啊。

    直到坐上船, 谭明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以为小哥儿也就是普通商户家的哥儿,谁知道是个官家的啊!白夫人出现那刻他都惊呆了好嘛!

    倒不是不自信,就是吧,他们这种平民百姓对当官的都有一种天然的敬畏心。

    瞧你这傻样儿!白宁整理着买来的东西,看他如释重负的样子,简直没眼看。

    你不懂,我这就是怕的,谁知道你家以前当官的啊,居然当官的,我爹想当个官,考了那么多次。家都差点给考没了,也没当上,谁知道我运气这么好,取个媳妇儿直接就是当官的,要我爹能知道,估计棺材板压不住。

    哪有这么夸张,我娘就是给他做小的,一年到头的我也见他不着几次,要说,还没有见白夫人的次数多。

    谭明不管这个,反正他是兴奋过后就有点忧心了,不是为别的,就是吧,人家小哥儿长得好,两家差距这么多,他总有种配不上的感觉。

    你傻啊,我还能跑了还是咋地?你要是实在不放心,那你可得对我好点。

    嗯嗯额,那还用说的,家里都是你做主,你说东我就绝不往西,你让捉鸡我肯定不捡鸡蛋

    哈哈,下次你还捉鸡不捡蛋,李婆估计又得念叨你了。

    他们在京城玩了近二十天,然后路上来回用了二十来天,回到家已经到了七月了。

    正是一年最热的时候。

    他们也没有想到居然要用这么长的时间,一路行船,脚真正的踏在土地上,都让人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总算是到了。众人不约而同的想。

    看到他们如此,船老大不免好笑,这才行了一趟船就这样了,要是天天在船上那还不得整天晕头转向的。

    白宁手里有了票票,大手一挥,也给船工们放了假,让他们回家看看。

    他们回来,徐娘子是第一个知道的。

    她们的小店距离码头就近,白宁他们去了这么久,她有点想念,就隔三差五的让刘老三过去看看。

    今天刘老三刚跟着大张说几句,就发现有船靠岸了,兄弟,你看看,你生意来了。

    恋耽美

    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爱吃羊角蜜(80)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