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 - 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爱吃羊角蜜(7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 作者:爱吃羊角蜜

    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爱吃羊角蜜(75)

    白宁虽然失望了一点,但是把剩下的瓷罐都带了回去,三百多个,也可以了。

    回去白宁就开始做罐头,就做了三百多个西瓜罐头。

    这次的罐头就是用来试水的,为以后得罐头做准备,选用的都是高温杀菌法,然后又用蜜蜡封口,争取做到最好。

    罐头做了三天,做好以后白宁就放到地窖里面去了。

    谭明开始往家里存碳火了,也开始给地里的苗保暖了,反正小苗都用草帘子盖住了,大一点的果树,也给绑了干草。

    罐头刚做好没几天,就下了这年的第一场雪。

    鹅毛大的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不到一天,举目望去,就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了。

    李婆给张秀才屋子里烧了碳火进去,又在大厅烧了两个,然后一屋子人就坐在大厅烤火。

    还别说,放了两个炉子,温度一下就上来了,外面零下几度,屋里七八度,穿厚一点,也没有多冷。

    东家,这么大的雪,酒楼的生意有没有影响啊?

    影响肯定有的,过几天我去街上瞧瞧,要是生意不好,没什么人,就把酒楼关了,等明天再开。

    谭明道,不会,这雪下不了多久,以后温度还要降,但是雪是不会怎么下了。

    这样,那等这雪过后,我们就杀猪吧!

    大冷天的,炖上大骨头,然后扔掉酸菜,来点粉条,吃起来绝对杠杠的。

    可惜,现在就是没有红薯,有红薯就可以做淀粉,然后就可以做粉条了。

    等等,没有红薯,土豆也可以,一想到那是明年的种,白宁又不打算吃它们了。

    想到最后,白宁终于是想到了办法。

    有木薯啊!他记得他还做过木薯淀粉来的,就是酒楼那边现在还在用木薯淀粉,他怎么就忘记了,木薯淀粉也是可以用来做木薯粉条的。

    想到就做,酒楼那边的木薯,都是在村里人这里买的。木薯有毒,又不好吃,卖的便宜,一斤也就是一个铜板。

    白宁顾不得大雪天,拿着铜板,带着斗笠就是出去了。

    看着风风火火跑出去的白宁,其他人喊了个空气,谭爷,你怎么不叫住东家啊,这么冷的天,东家这个小身边咋个受得了哦!回头要是着凉了还不是你心疼。

    谭明张张嘴,他表示他跟冤枉,白宁直接把孩子放他怀里,他其实刚刚想问来着,小哥儿人都不见了。

    小四啧啧两声,李婆,你不觉得咱们全家就东家的身子板最好了吗?一年多了,我连他咳嗽一声都没听过。

    其他人点头,对哦,貌似是这样的,就是全家看起来最壮的谭明,也是喝过两副着凉的药的。

    小四不说还没人觉得,小四一说,感觉还真的是唉,不光白宁没有生病吃药过,就是唯一一次吃药还是上次那两口子吵架,结果差点伤到孩子那次。

    还有小宝少爷和小少爷,这两个也是身子骨硬朗的。李婆看着谭明怀里的小团团,按理来说,一岁以前的小孩儿伺候都是小心翼翼的,稍不注意来个发热感冒,人就容易没了,结果小少爷除了吃吃喝喝的,啥反应都没。

    没反应好啊,还是没反应好,李婆心里想着。

    小团团发现李婆看着他,立马就兴奋了,李婆每天都给他喂奶,所以小团团看见她就习惯性的张嘴笑。

    诶哟,你还知道认人了,知道李婆一来你就有奶吃了啊。谭明逗着他,同时还有点心酸,这小东西,看见自己的时候还没有看见李婆反应大呢!

    小团团仿佛听懂了似的,跳得更欢了。

    欸,我去给他煮奶去,现在也差不多该吃奶了。

    李婆,我给你烧火。小宝不练武读书去了,小四就比较闲了。

    现在的小四,脸上基本已经好了,去了那丑陋的疤痕,现在只有细细的红刀口,近前来还是看的出来,远看还是个明媚的大姑娘。

    不多时,白宁就背着一背篓的木薯回来了。

    谭明听见动静,你这急急忙忙的干什么,还下着雪呢!

    买木薯去了,没事儿,我戴了斗笠。

    白宁把木薯放到了厨房,李婆他们看见木薯,都很奇怪,东家,你买木薯做什么,又不好吃啊!

    现在不好吃,等下就好吃了,小四快来搭把手。

    来了。

    把木薯洗干净放一边,磨盘也在屋檐下,直接宰碎了上磨子。

    小四宰木薯的刀功不错,白宁怀疑她以前就是教双刀的,一手双刀使得虎虎生风。

    东家,你这是做木薯粉啊!

    对啊,今天咱们吃粉条。

    粉条?

    快来,小四看你的了。

    来了。小四宰了木薯,又去推石磨。

    白宁买的二十斤木薯,光磨都要用好些时间,等磨出来,洗了粉,已经是下午了。

    东家,累死我了。

    辛苦了,来我给你按按,这么实诚干嘛!晚上煮了粉,让你先吃。白宁给看了小四的手,她的手筋被人挑断过,白宁才给她接上没几个月,估计还没有完全好。

    当天晚上,他们就吃上了酸辣开胃的酸辣粉了。

    酸辣粉这种东西,特别是这大冷天的时候吃,简单是越吃越上头。

    东家,这么好吃的东西,你怎么现在才做出来?

    白宁嗦了一口粉,满足的叹了一口气,舒服。

    大家都差不多同一个动作,都是嗦一口粉,又辣又烫的,就没有比吃这个更舒服的了。

    就是张秀才也没有他以往的文人做派,吃得酣畅淋漓。

    李婆,我们明天还吃这个吧!

    李婆年纪大了,不敢吃太辣的,所以自己捧着碗吃了碗微辣的,也是出了一身汗,她看向白宁,东家,明天还是吃这个?

    不吃了,常常吃觉得腻,明天早上吃点清淡的,要是你们还要吃,就中午或者晚上吃。

    听说不吃,大家失望了一点点,回头白宁说中午吃,大家就又兴奋了起来。

    第111章

    东家, 我给小林子送床厚棉被过去,这雪下的突然,那被子不厚, 小林子这么一点大,别给冻到了。

    白宁道,行, 碳也给他弄辆筐去。

    李婆走了,小四对着白宁嘀咕道,东家,那小林子才十岁,他奶怎么这么放心他在我们这里啊,也少有来看过。

    白宁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他还有两个大伯, 听说他大伯家的儿子今年春上成亲了, 去县城找了好几次活儿,都还没有消息。

    小四不明白, 这跟小林子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是他大伯家的事情啊。

    小林子的奶奶也是他堂哥的奶奶,听说以前小林子的奶还更心疼他堂哥。

    大人的世界,复杂着呢!

    当初小林子领第一个月的月钱时, 白宁还想过把银钱给小林子的奶, 让她给小林子存着, 但是那个老人家硬是不敢收, 还说她自己是个偏心眼的人, 不敢保证这银子到了小林子成年的时候还有没有了。

    所以,小林子的月钱,每个月给一百个铜板拿起来给小林子的奶买粮食, 剩下的都记在白宁这里。

    这场雪下了三天,等雪停了,外面早就堆积了一层厚厚的雪。

    太阳从云层中钻了出来,谭明活动了一下,开始拿出铲子铲除院子里的积雪,积雪厚厚的,得有二十来公分了。

    小四三下五除二的,飞快堆积了一个雪人,还差了根红萝卜做鼻子,李婆,你看我堆的雪人像不像?

    小宝,你是不是也觉得很像?

    小宝点头,这个小雪人真的好像啊!怎么办?好像玩,就是先生在后面院子看着,他有点不敢。

    你像不像玩儿?

    你都多大了,咋还跟个孩子似的?哪里有你这样带徒弟的?李婆好笑的看着他,快点把积雪铲出去,等化了留得满地都是。

    家里人不多,院子倒是大,内院外院的加起来,有两三百个平方,半尺多厚,打扫起来也不是一件轻松事情。

    张秀才今天也没有上课,放了小宝的假,也跟着出来帮忙。

    屋里的其他人倒是有点诧异,特别是谭明。方年他爹也是个秀才举人的,但是这种事情从来没有见他爹干过,都是他娘和他爷在干,有时候他大伯也会过来帮忙。但是,他爹是不动手的,一心只读圣贤书。

    秀才老爷,你快些进去,这外面铲雪的活儿,哪里能让您来?李婆急急忙忙的就要让张秀才进去,这年代有个读书人,哪家不宝贝着,这张秀才还是他们家小宝少爷的先生呢!

    是啊,张秀才,您屋里歇着,咱们人多,一会儿也就好了。谭明也跟着劝。

    不碍事儿,在屋里坐着也是坐着,活动也也是好的,在家的时候我也要铲雪的。

    众人见劝说不动,只能由着他去。平常时候看不出来,张秀才动起手来,还是有一把子力气的,看来他刚才所言非虚。

    他们这边没过多久,谭大伯和谭二哥他们就拿着铲子上来了,我就知道你们要铲雪。

    哈哈,你还围了个大院子,不铲雪,回头雪一化,根本不能走。起初谭明修建这么大一栋房子的时候,谭二堂哥那是真的羡慕,现在一下雪,说老实话,他还是羡慕。

    就是有了人帮忙,他们也是铲雪到了下午,谭大伯他们也是吃了午饭才回去的。

    白宁给他们抓了一点粉,让他们拿回去尝尝鲜。

    这个粉呢,炖菜和炒着吃都还不错,就是容易黏锅。

    大伯,我这要杀猪了,你看大哥啥时候有空,让他来帮帮忙。

    你要杀猪了?这才还有两天才小雪呢,后来还要回春一段时间,这能够放住?

    也不会太暖和了,做好就放酒楼去卖。

    谭大伯点头,哈,啥时候杀,到时候我也来吃顿杀猪菜,你这猪肥,当时我就该听你的,要不我这猪也有你的那么肥了。

    谭大伯也不回去,直接去了猪圈。

    回去就对着秦氏碎碎念,无非就是因为猪的事情。

    秦氏自知理亏,也不惹他。再有,她自己也是心疼那么多猪肉的。

    看看人家明子的猪,这都两百多斤了,他们自己的呢?看样子距离两百斤还差一截呢?喂得好是一回事,关键这猪她也是伺候好了的,米汤米糠的一点没节省,还磨了豆面去喂。

    明年,明年我也这样喂。秦氏下定决心,有期待的问,老头子,你看看明子杀猪了,我们这猪什么时候杀?

    不急,人家明子的猪两百多斤,你自己瞅瞅你那猪,才几斤?还意思杀?

    今天这话,秦氏不知道听了几次了,前两次还好,自己承认是自己理亏了,但是老头子一直说,她脾气就上来了,行了,没完没了是吧?那猪老娘还天天伺候,你喂了一把草没有?

    谭大伯见秦氏气焰上来,他这边自动就焉了,这不说说,咋个还生气了呢!

    秦氏瞪眼,烧火去。

    这就去,这就去,对了,刚才下山的时候,宁哥儿给了一把粉,你看着弄。

    秦氏早就看见了,这个咋吃?

    谭大伯也不知道,不过白宁走的时候说过了,炖肉里和煮着吃,放点条件都好吃,煮半刻钟就够了。

    行吧,老大昨天拿回来的骨头还没有炖,等下炖点萝卜,然后把这粉下里头,冬子和强子在学堂坐了一下午,肯定冻得不得了,吃点热乎的暖和暖和。

    秦氏还觉得不太习惯,老大杀猪,老二没事就处理木材,老大家的和老二家的去酒楼做活儿,然后两个孙子上学,家里还有两个孙女,大孙女和小孙女,她寻常带着小孙女,大孙女则在家做点绣活。

    老大和老二家的应该回来了吧!你给做个车棚子,外面这么冷,来回这样跑,得冻成什么样了?你看,要不咱们也买头牛或者骡子也成,老是借着明子的牛车,也不是个事儿。

    不打紧,明子那里还有辆驴车。

    那也是人家的。

    行吧,你看看家里有多少银子了?

    买牛和骡子都够了,这两年存了不少钱的,加上之前存的,已经有六十多两。但是这房子好些年了,老大和老二都说明子那房子气派,话里头的意思是想修房。

    如果是寻常的泥砖房,或者是小青砖房,六十多两银子,也是够的了,但是想用青砖修个院子,那就不够了,甚至还差得很远。

    修房子的事不急,冬子和强子念书还要银子,要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先急着买头代步的牲口。

    那你找个时间上街上市场看看,现在冬天,买牛或者别的牲口倒还要便宜一点,等春来了,什么都得贵。

    这个道理不用秦氏说,谭大伯自己就懂,行,明天我就去看看。

    第112章

    谭大伯也是个行动派, 第二天就到街上去了。

    没过两天,他就牵了一头牛回来,一头不大的小牛犊子, 说是今年才生的。谭大伯把牛牵回去,秦氏就发飙了, 这么大点的小牛犊子你买家来干啥?能做点什么,究竟是你拖它,还是它拖着你?

    这个你就不急了这个谭大伯淡定道:这头牛它便宜啊,才十一两银子, 要成年了的老牛,那得多贵,这个冬天, 给它好好养养, 到了明年天暖和了, 就能干活儿拉人了。

    十一两,的确便宜。

    成年的牛,最少也得十五两了,如果碰到宰人狠一点的, 那得十七两十八两也是有可能的。

    恋耽美

    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爱吃羊角蜜(75)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