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 - 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爱吃羊角蜜(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 作者:爱吃羊角蜜

    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爱吃羊角蜜(10)

    要不要先试试看?就当谈谈恋爱。

    二姨,你问过了人家谭屠户的意思了吗?我这里还有个小宝呢,我肯定是要养着的。

    这个你别担心,小宝的事情说清楚就好了,我看谭屠户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想法。这样,我就让你姨夫去跟他谈谈,若是他有意思,就该上门来了。

    白宁觉得可以,那就麻烦二姨了。

    徐娘子从后院出来,刘老三凑了过去,宁哥儿怎么说?

    没问题,我就说这孩子对谭屠户有点意思,上次我看谭屠户对咱们宁哥儿,怕也是有点意思的,这事儿也能成。

    还是媳妇你厉害,我平时都没看出来。刘老三还真没看出来,他觉得这是很正常的行为。

    你们大男人哪里懂这几年的苗头,还是要我们女人才行。徐娘子得意洋洋的。

    媳妇你说的真对,我约了谭兄弟晚上喝酒,你看着弄点什么下酒菜。

    你们还喝酒啊,这事正事,你别喝酒就给忘了。徐娘子担忧道。

    刘老三:这哪里能忘,不是得找个由头嘛,难道我直接过去就说,那谁谁的,我给你说个亲怎么样?这成什么了?

    说的也是,你难得想得这么多。

    徐娘子没有自己动手,去叫了白宁来,宁哥儿,等下你姨夫要去找谭屠户喝酒,我这厨艺不太行,麻烦你给整两道下酒菜。

    白宁大概是知道刘老三是要做什么,内心还有点羞,好,我给弄个卤猪耳朵和再炸个花生米,另外炒个二面黄。

    你拿主意就好。

    其实也简单,卤猪耳朵就有现成的,今天的卤菜还没卖完,他们准备留着晚上吃的,现在拿去给刘老三他们下酒刚好。炸花生米也简单,稍微麻烦一点的就是二面黄了。

    所谓二面黄,就是煎豆腐。二面黄是川蜀那边的叫法,就是将豆腐切成半个巴掌大的大约五六毫米的片,然后放锅里煎,煎到两面金黄捞出来。锅里放油,放葱姜蒜炒香,放茱萸酱,最后下豆腐翻炒,最后加盐调味。

    这些都是家里就有的食材,弄起来简单不费事。

    谭兄弟,你回来了没有?

    谭明刚刚回来,还在热水,应了一声,回来了。

    回来就好了,饭菜都好了,可以吃饭了。因为这个事比较私密,又不太好当着儿子和白宁这个当事人,刘老三直接用托盘端了饭菜过去。

    刘三哥,真是不好意思,本来该我准备的。

    兄弟伙,不说这么多,你这也忙这么一天了,快坐下吃。刘老三这个客人,弄得简直比主人还要大气。

    谭屠户跟刘老三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也不客气,干脆的进屋拿了酒。

    刘三哥,来我给你倒上。

    好,咱们也好久没坐一起吃饭喝酒了。

    谭屠户知道刘老三找他并不是单纯喝酒,果然,酒过三巡,刘老三就开口了,谭兄弟,你今年二十三了吧!

    谭屠户大概就明白了,不过他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刘三哥,你问这个做什么?

    谭兄弟,你救过我的命,我一直记得,所以不把你当外人,所以说句实在话,大娘的效期已过,你也该找个人了。

    谭屠户突然就想起了那个他第一次见就舍不得挪开眼的小双儿。经过这一个月的观察,他也发现了小双儿的丈夫并没有出现,最开始是刘家的孩子跟着小双儿一起做生意。然后刘家夫妻也过来了,但是小双儿的丈夫并没有出现。让他不得不有别的猜测,试想,若是当家汉子在,有谁会当着自家的夫郎去做生意,连面都没漏呢?

    见谭屠户不说话,刘老三又继续说,我媳妇娘家有一小双儿,年方十六,长的也好,厨艺也好,不知道你怎么想?

    谭屠户听到刘老三介绍的时候,心都漏跳了一拍,还以为他说的就是白小哥儿了,但是不可能,那小双儿已经嫁人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他摇摇头,刘三哥,我心里有人了。

    刘老三见他摇头,心里就是一个咯噔,难道谭兄弟对宁哥儿真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见刘老三还想说什么,谭屠户又补了一句,刘三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不能耽搁别人家好双儿,三哥不用说吧!

    刘老三有些惋惜,谭屠户真的是一些不错的汉子。有责任有孝心,而且人品也过得去,可惜心里有人了。

    那这样,我也不好说什么。刘老三有点发愁,这回去还不知道该怎么跟媳妇说呢!

    临走,刘老三还是忍不住说道,谭兄弟,你既然心里有人了,那就赶紧行动。刚才的话你也别放心上。

    送走刘老三,谭屠户才苦笑,这让他怎么行动?他情况还没摸清呢!

    第15章

    徐娘子听了刘老三的话,心里有些遗憾,同时心里也是疑惑不解的,这明明看着不像是对咱们家宁哥儿没意思的样子啊!

    刘老三忍不住插嘴道,我就说你想多了吧,那谭兄弟心里有人了,他才和咱们宁哥儿见了几次,能看出来什么?

    徐娘子也狐疑,难道真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她想不明白,直接去找了小侄子,害怕白宁多想,宽慰道,既然谭屠户心里有人了,那就算了,咱们家宁哥儿长得这样俊,也才十六没到,不愁找不着好人家。

    白宁也没多失落,他对谭屠户本来只是有点好感,还达不到喜欢的地步,既然人家都明确的表示有喜欢的人,那他也不可能去当人家小三吧!正如徐娘子所说,他还年轻,不愁找不着人。

    二姨,别多想,人家既然有了对象,我也不会起别的什么心思。

    听了白宁的保证,徐娘子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她就怕宁哥儿一头栽进去了,他们村子以前也有这种情况的。一姑娘看中隔壁村子的汉子,但是隔壁村子的汉子已经定了亲,那姑娘死活要嫁过去,最后闹得那边汉子退了亲,如了意嫁过去。但是婚后一年,那姑娘就后悔了,不得男人的心,婆婆也不太看得上她,日子有些难过。

    她就怕宁哥儿这会这样。

    那宁哥儿,你以后没事就别去见谭屠户了吧,省得别人闹误会。

    白宁刚想问为什么会起误会,就想起这具身体的特殊情况。然后点点头,该的,这段时间买肉什么的就是麻烦大山和姨夫他们去了,等谭屠户取了亲,到时候就没有误会了。

    见白宁看的这么明白,徐娘子这下就更放心了。

    没事没事,就买个肉,能难到哪里去?

    第二天,谭屠户左等右等的就等着隔壁的白小哥过来拿肉了,结果等到了刘老三。

    谭兄弟啊,你真勤快,这么早就把猪杀好了。刘老三笑眯眯的跟着谭屠户打招呼,并没有因为昨天做媒失败就生了什么情绪。这本来就是个人姻缘的事情,怪不了谁。

    是刘三哥啊!今天怎么你来拿肉?

    这,宁哥儿不太舒服,所以我来拿,总不能耽搁生意的嘛!谭屠户随意扯了一个借口,心里也范嘀咕,昨儿才拒绝了宁哥儿,今儿宁哥儿上门这不要面子的吗?

    看来,这谭兄弟情商不行啊。

    听说是小双儿不舒服,谭屠户有点担心,白小哥儿还好吧,有没有什么事?请大夫了没有?

    结果对上了刘老三诧异的眼神,想到他们目前的关系,白小哥是已婚哥儿,他只是一个陌生汉子,这样的行为在不知道的人眼里会对宁哥儿的名声有碍。于是补救了一下,这邻里邻居的,昨儿个还好好的,今儿怎么就生病了呢?

    听了谭屠户的解释,刘老三明白了,邻里邻居,天天打交道的,谭兄弟关心一下宁哥儿也是正常的。

    这没生病,就是有点不舒服,谭兄弟也别担心了。

    谭屠户若无其事的问,三哥,这阵子我一直看见白小哥和你们在忙前忙后做生意,一个人带着孩子,那他家汉子没跟着一起吗?

    刘老三眼睛一瞪,汉子?谭兄弟你别胡说,我家宁哥儿还是清清白白的好哥儿,你可不能乱说。

    谭屠户心里一跳,三哥,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刘老三没听明白。

    我听小宝叫宁哥儿爹爹,所以。

    刘老三一拍巴掌,这坏了啊,小宝天天叫宁哥儿爹爹,很多人都知道,那其他人会不会以为小宝说宁哥儿的孩子啊?

    他们自家人知道小宝说宁哥儿的亲侄子,但是别人不知道,当初宁哥儿自己说哥哥就一个孩子,所以想一直带着小宝。

    称呼上小宝一直也没有纠正过来,他们想着慢慢来,这段时间忙着挣钱就没往这上面考虑。

    三哥?

    谭兄弟,咱们自己人,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其实小宝不是宁哥儿的孩子,是他哥哥的孩子,只是当初孩子父亲去了,娘也不在了,这孩子一直跟着宁哥儿长大的,所以一直叫的宁哥儿爹爹。刘老三提着肉,他觉得这情况对宁哥儿十分不好,得回去找媳妇商量一下这事儿该怎么解决。

    谭屠户这边,心都快跳出来。

    要不是他一向沉稳,都想跳起来转一圈了。

    原来,小双儿还没嫁人的吗?那他还是有机会的。

    突然,他想到昨天晚上刘老三给他做媒,他媳妇娘家有个小双儿,年芳十六,会不会说得就是小双儿?

    谭明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看看,这是干了什么蠢事?

    从昨晚的事情联想到今日,他很快就明白为什么今天是刘老三来的原因了。

    第16章

    想明白了事情的谭屠户,这下子是摊子也不想摆了,只想找了媒婆上隔壁提亲去。

    他到底还有点理智,没有干出这等事情来。一上午,神思不属的卖完了肉,然后就去了大伯家。

    他不是稚子,想要提亲,最好要有家中长辈,他父母双亡,却还有一个亲大伯。这些年,两家走的还算亲近,他想请大伯母上这家提亲。

    谭屠户爷爷那一辈的时候,家里就两个儿子两个姑娘,姑娘嫁了人就不算了。这个时候就是这样,嫁了人的女子跟娘里走得不太亲。除了姑娘,谭家还有两个儿子,一个是谭屠户的爹还有一个就是谭屠户的大伯。

    谭屠户爷爷以往也是乡下泥腿子,他自己一辈子辛苦的在地里刨食,但是他却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这样,于是就把谭大伯送去学堂,但是谭大伯不是读书那块料,读了一年就没读了,谭爷爷又求人送他去学了木工。二儿子读书有点天赋,就送他上了学。

    谭屠户他爹的确也是争气的,十五岁那年就考上了秀才,取了夫子的女儿。二十岁就考上了举人,算得上意气风发。但是他的仕途就此为止了,此后再考,都没有再前进过一点,反而差点拖垮了谭家,他才没有再考去县学谋了一个教书的活计。

    谭爷爷是有先见之明的,两个儿子,前头那个成亲就分了,他就跟着谭屠户他爹。因为分家早,分的还算公平,所以后来谭屠户他爹一直考,差点拖累了全家,谭大伯还送了一笔银子过来,也是这样,谭屠户他爹才没有再考。

    所以,两家的关心并没有早就分家就闹得互不往来。

    谭大伯看见谭屠户过来,很是高兴,阿明好久没来了,快屋头坐,吃饭了没有?看见他手里提着的两条肉,又埋怨,怎么又带了肉来。

    没事,大哥二哥他们呢?

    你大哥二哥砍树去了,你大嫂给送饭了,你二嫂娘家有事,回娘家了。

    阿明来了?大伯母秦氏早就听见门外的动静了,这时候凑了一个头出来,吃饭了没有?

    还没有。

    那就一块儿吃,我做两道下酒菜,你们爷俩也喝两杯。

    三叔三叔,你来啦!一个小男娃跑了过来,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

    去去去,一边玩儿去,拥着你三叔做什么?谭大伯呵斥两声,为首的小孩子吐了吐舌头不以为意。

    没事,大伯。谭屠户递了一包糖过去,就是扯的麦芽糖,给,你们几个分分。

    哦,我就知道三叔对我们最好了。小孩子得了零嘴,一拥而散。

    看你给惯的,每次来都给带糖。

    大伯,大伯母,我这是有事请你们帮忙。谭屠户飞快的把来意说了,然后诚恳的央求道,我想请大伯母上门去提亲。

    大伯母秦氏一脸欣慰,我们家阿明也开窍了,上次你刚出孝,给你说了一个哥儿,你还不乐意,原来是要自己挑啊!你说说,哪家的哥儿,家里有什么人?家住哪里,大伯母先给你打听打听?

    闻言,谭屠户有点语塞,他还真不知道具体情况,他只能挑拣着知道的说了,哪里人我不知道,但是他是刘老三的媳妇的娘家侄子,目前就在县里做生意,开面馆。有个四岁的侄子,我目前知道的就这些。

    你说的莫不是小溪村打猎的那个刘老三?秦氏微皱眉,你确定是那徐娘子家后家的哥儿?

    大伯母,有哪里不对吗?

    刘老三媳妇是高潭子那边的,她就一个弟弟徐长宝,徐长宝夫郎就给他生了三个汉子,哪里来的小双儿?秦氏解释道。

    有没有可能是徐娘子妹妹的孩子?

    没可能,她妹妹是两个丫头一个汉子,没有小双儿的。

    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先吃饭,吃了饭我随你去县里,直接问就好了,想这么多做什么?秦氏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这事做起来也麻利。

    恋耽美

    屠户家的小厨子(穿越)——爱吃羊角蜜(10)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