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襄阳被淫记 - 【黄蓉襄阳被淫记】第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黄蓉襄阳被淫记 作者:小强

    【黄蓉襄阳被淫记】第一章

    【黄蓉襄阳被淫记】第一章20170220作者:genderale

    射雕英雄传后,郭靖黄蓉回到了桃花岛,并生下了郭芙。岂料不过数年,蒙古灭了西夏和金后,又野心勃勃地进军大宋,矛头直指宋朝的屏障——襄阳城。

    襄阳告急,郭靖黄蓉迅速率领一众江湖?ahref=&039;/&et=&039;_bnk&039;≈ap;ap;gt;老狼叭ブгr换我荒旯去了,?/div≈ap;ap;gt;一年内,蒙古人无数次发动进攻,但是有郭靖的英勇带兵、黄蓉的运筹帷幄,襄阳城固若金汤,蒙古大军难以踏进城内半步。

    如今的郭靖黄蓉,在襄阳人心目中地位极高,尤其是黄蓉,年近三十,风韵无限,又懂得排兵布阵,被人们奉若神明。

    来到襄阳的这些日子,郭靖夫妇一直暂住在安抚使吕文德府上。这天夜里,郭靖看黄蓉一直辗转难眠,问:“蓉儿似乎有什么心事?”

    “靖哥哥,你可听说过采花贼刘拂袖?”黄蓉道。

    “蓉儿说的可是那个衣袖藏香的采花贼刘拂袖?传言此人左臂衣袖内藏有十八种能摄人心魄的迷香,专门从事诱拐妇女的勾当,为江湖人所不齿。”

    “正是此人,他最近来到襄阳城,并已经作案数起了,搞得城内百姓人心惶惶的。”

    郭靖气愤道:“可恶!襄阳和蒙古战事在即,他还来添乱。”

    “这刘拂袖嚣张至极,每每作案前,必在前一天飞来字帖,告诉屋主他要来了。虽然官府和户主都极力防范,但妇女失踪案还是接二连三的发生,如今的百姓真是苦不堪言。今天晚上,吕文德的公子吕谦告诉我,今天张大户家收到了采花贼刘拂袖的来帖,希望我们为襄阳百姓,除去这内患。”

    郭靖感叹道:“安抚使吕文德如此贪生怕死、昏庸无能,没想到他的公子却能为国为民着想,实在令人欣慰。蓉儿,明天晚上我们就埋伏在张大户家中,只要采花贼一出现,我们立即拿下他。”

    “不,靖哥哥,蒙古人随时都有攻打襄阳的可能,你还要留下来驻守襄阳,明晚就由我一人去抓捕采花贼。”

    “那蓉儿你可要当心点,传闻这采花贼刘拂袖异常狡猾。”

    黄蓉莞尔一笑,道:“放心好了,靖哥哥,我已经想好对策了,明晚我就扮作张大户的闺女,跟他来个扮猪吃虎。”

    “好计策!蓉儿真聪明。”

    “那是当然,也不看是谁家的蓉儿!”黄蓉咯咯一笑,忽而娇躯一翻,爬上郭靖胸口,眉开眼笑地说:“那靖哥哥,现在……我们……要不要……”

    郭靖明白黄蓉的意思,言道:“不要了吧,现在襄阳内忧外患,我们要养精蓄锐,保留体力。”

    “要嘛要嘛,靖哥哥,我们都两个月没做过了,就十下,就十下好不好。”

    黄蓉眨巴眨巴着眼睛,乞求道。

    “好吧,”郭靖也发觉很久没给过黄蓉了,一翻身,将黄蓉压在身下,说道:“就十下。”

    此时,黄蓉的两瓣娇嫩的阴唇,仿佛知道雨露将要来临一样,竟然自动一翕一张地蠕动起来。郭靖看了一眼,顺着已经濡湿了的阴户,“刺溜”一声就滑进去了,待黄蓉还未反应过来,郭靖已经规规矩矩地来了三四下。

    “靖哥哥,你用力啊!”

    两个月才好不容易要来这么十下,郭靖却弄得她一点感觉都没有,黄蓉忍不住着急起来。

    郭靖嘿嘿笑道:“你是我最心爱的蓉儿,靖哥哥怎么忍心用力呢。”

    很快十下就做完了,郭靖侧身躺下准备睡觉。黄蓉却一点也没满足,一条白生生的腿顺势缠在郭靖腰间。

    “靖哥哥,我们再来一会儿嘛。”黄蓉娇声道。

    “别闹了,蓉儿,明天我还要驻守襄阳,快睡吧。”郭靖把黄蓉的腿拿下,侧头睡去。黄蓉无奈,也只好悻悻地去睡觉……

    第二天晚上,郭靖还在襄阳城外带兵巡视,黄蓉早早地来到了张大户家中,呆在张家闺阁,假扮成张老爷的闺女,准备今晚就将采花贼刘拂袖抓捕归案。

    黄蓉听吕谦说,为了避免采花贼狗急跳墙、伤及无辜,他已经提前将张家所有人员疏散到了别处。黄蓉心想,这样最好不过了。

    当晚亥时(晚上九点)刚过,“吱呀”一声,黄蓉所在的闺房的房门开了,也不知道是夜风刮开的还是采花贼推开的,门开的一瞬间,院内栽着的杏花树的杏花香立时溢了进来,黄蓉只觉得一阵好闻。采花贼刘拂袖走了进来。刘拂袖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他的脚步虽然很轻,但是以黄蓉的功力,还是很容易感觉到有人进来。

    黄蓉背对着门口侧身躺在绣床上,一只手支撑着脑袋,表现出闲逸的感觉,另一只手却紧握着打狗棒,只要采花贼毫无防备地走近,黄蓉立刻便能将他制服。

    可是过了许久,采花贼却不见过来,也不同她说话。

    黄蓉脱下自己一只衣袖,伸出白嫩诱人的玉臂,带着引诱的语气娇嗔道:“郎君既然来了,却为何迟迟不理奴家呢。”

    原来刘拂袖在桌前坐了下来,轻笑一声,道:“我刘拂袖采了十年花,你还是第一个着急要主动献身的。该不会此花已非彼花了吧?”

    难道被识破了?黄蓉心下一惊,顺着说道:“昨日得知郎君要来,本来家父家母是打算将奴家藏起来,可是奴家听闻郎君采花不下百起,却无一失手,心想既然我注定要成为郎君的人,我又何不欣然接受呢。在郎君到来之前,我已经让家人回避了,现在这偌大的宅院里只有你我二人,那郎君还不过来要了奴家吗?”

    “不急,待我喝了这杯茶再说。”

    采花贼话刚说完,黄蓉就听到了他斟茶的声音。黄蓉心想不对,一个黄花大闺女就在眼前,采花贼却无动于衷,恐怕他早已察觉到了什么。

    “那不如让奴家陪你喝完这杯茶。”

    因为害怕迟则生变,黄蓉将打狗棒藏在被子下,说着就回头准备过去。

    “黄……黄蓉!”看到是黄蓉,刘拂袖惊讶地站了起来。名满江湖的郭靖黄蓉,恐怕没有哪个江湖人不识。刘拂袖自知与黄蓉实力悬殊,掉头就要跑。

    “想跑!”黄蓉提起打狗棒,一个跃身,刘拂袖刚跑出两步,黄蓉已经挡在他身前,打狗棒指向了他。

    黄蓉盈盈笑道:“你似乎进门之前就知道我不是张家闺女?”

    刘拂袖见此刻逃脱不掉,坦言道:“不错,进门之前我已经知道屋内不是张家闺女,但我没想到会是你黄蓉。你知道我刘拂袖为什么采花十年,从未失手过吗,因为我能够识香,女人身上的香,进门前我的嗅觉告诉我,屋里是一个会武功的女侠。”

    “可你还是进来了?”黄蓉不解。

    刘拂袖哈哈一笑,说道:“门开时,黄帮主有没有闻到一股浓郁的杏花香?”

    黄蓉愕然道:“那香味有问题?!”

    “我将一种能让人暂时失去武功的香味混杂在杏花香里,只需要一盏茶的时间,中香的人会完全丧失武功。”刘拂袖转言道:“黄帮主,你我无冤无仇,我也深知不是你的对手,不如你放我离去,我告诉你解除的方法。”

    “不必了!既然你说了只能让我暂时失去武功,那我也无需解除。我只要在武功还未完全消失的这盏茶时间内拿下你就好。”话音刚落,黄蓉手上的打狗棒猛然向前刺去。

    刘拂袖早有防备,右臂挡开了这一刺,左臂立刻呈现出挥袖的动作。黄蓉想起他的左臂衣袖内藏有十八种能摄人心魄的迷香,打狗棒陡然一翻,击向了刘拂袖的左臂。刘拂袖左臂被震得发麻,衣袖里的迷香没能放出来。接着黄蓉又是几招打狗棒法,去势极快,刘拂袖躲避不开,只能尽全力格挡。

    采花贼刘拂袖是用香行家,如果撇去用香的本领,他充其量只能算个二流高手,与黄蓉实力相差悬殊,因此他只能寄希望于在黄蓉攻击的间隙放出迷香。很快,黄蓉发现了他这一想法,攻击更加紧凑,根本不给他机会。

    过一会儿,黄蓉发现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她的功力一直在飞速流失,打狗棒法的威力也骤减的很快。黄蓉明白,一盏茶的时间一过,她将完全丧失武功。

    “不能再耗下去了。”黄蓉心想。

    这时,黄蓉的攻击完全集中在刘拂袖的左臂上,打狗棒的威力虽然大打折扣,但黄蓉仍然使得游刃有余,一阵眼花缭乱的打狗棒法像密密麻麻的雨点一样落在刘拂袖的左臂上,刘拂袖好像任由黄蓉抽打一样,一棒也没能躲开。好在黄蓉现在的功力已不到一成,不然他的左臂早就废了。

    一盏茶的时间已到,黄蓉在残余功力完全消失的一刹那,最后一棒自上而下一挥而下,狠狠地砸在刘拂袖的左肩头。只听见“咔嚓”一声,黄蓉也不知道是他骨头断裂的声音,还是肩膀脱臼的声音。

    刘拂袖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上。黄蓉向前猛然迈出一步,准备将他擒住,却忘了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功力,上身已经跃了出去,脚步却没能跟上,黄蓉的身体一晃,差点被自己绊倒。

    已经明显被吓住了的刘拂袖趁黄蓉这一踉跄,纵身一跃,破窗逃了出去。黄蓉赶紧跑向刘拂袖逃离的窗口,准备跟上去。

    这时吕谦从门口走进,道了一声“黄帮主”。吕谦年纪只比黄蓉小几岁,相貌也算英俊。

    “快、快去追采花贼!”黄蓉也顾不上去想吕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她现在一点武功都没有,只能吩咐吕谦去追采花贼。

    吕谦笑了笑,缓缓道:“我为什么要追?”

    黄蓉一愣,从吕谦的眼中看出一抹淫光,充满了疑问:“你……”

    吕谦向前一步,一只手挑逗地托起黄蓉的下巴,说道:“这么好的夜晚,我还要跟黄帮主共度良宵呢,我去追什么采花贼?”

    “谁要跟你共度良宵!”黄蓉心中一恼,打掉吕谦的手,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你是个衣冠楚楚的伪君子?”

    吕谦哈哈笑道:“黄蓉就是黄蓉,一想就明白了,不过你现在知道已经晚了。”

    “你跟采花贼是一伙的?”黄蓉问。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ahref=&039;/qitaleibie/gung/&et=&039;_bnk&039;≈ap;ap;gt;孤狼得意地说:「不过那采花贼刘拂袖今晚要来?/div≈ap;ap;gt;儿却是我故意透露给你的,目的就是让你们斗个两败俱伤。那刘拂袖果然如传闻那般狡猾的很,连黄帮主都中招了,不过就是太窝囊了,放着黄帮主这么一个大美人不知道享用,哈哈哈。”

    黄蓉心生感叹:我一直提防刘拂袖有什么后招,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黄蓉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与靖哥哥不远千里来助你们吕家守卫襄阳城,你不懂得感恩,却想着恩将仇报!”

    吕谦苦笑一声,说道:“现在整个襄阳城都只知道你郭靖黄蓉,可还有人记得我爹是安抚使吕文德!”

    “是吕文德派你这样做的?”

    “你觉得他敢吗?”

    不敢,黄蓉心说。

    吕谦走近黄蓉,一只手突然拽住黄蓉的领口,带着玩味的语气说道:“黄帮主,现在是你自己把衣服脱了呢,还是我替你脱了?”

    “无耻!”黄蓉怒斥一声,伸手摆开吕谦的手,同时后退一步,一只手紧握着打狗棒正对吕谦,随时准备进入战斗状态。黄蓉甩开吕谦的手时,吕谦就势用力拉了一把,黄蓉的衣衫已经松动了,露出了一边雪白诱人的肩头,和贴身肚兜的吊带。

    吕谦咽了咽口水,用手揉了揉自己鼓起的裤裆,淫笑道:“黄帮主的身体好白呀,我都快忍不住了。”

    “找打!”

    黄蓉发现了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也顾不得整理肩头的衣服,怒喝一声,手上的打狗棒气冲冲地先前打去,同时一脚去势汹汹地朝吕谦的裆部踹去。

    吕谦武功平平,连个二流高手都算不上,但是现在黄蓉一点功力都没有,黄蓉跟他交手就是以卵击石,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吕谦抓住黄蓉手上的打狗棒,手腕一翻,打狗棒落到了他自己的手上,同时另一只手倏地探出,擒住了黄蓉踹向自己胯间的脚。

    吕谦脱掉黄蓉这只脚的鞋子,又扒掉了她的白色套袜,伸手在黄蓉的脚丫子上一滑而过,凑在鼻间深情地嗅了嗅,陶醉地说道:“嗯……好香的玉足!”

    吕谦放下黄蓉这只被脱了鞋子和袜子的脚,黄蓉光着一只脚踩在地上,又羞又气,听到吕谦在品自己的足,顿时恼羞成怒,又一冲动将另一只脚朝吕谦的面门踢去。结果可想而知,吕谦又抓住了她这只脚。

    吕谦抓着黄蓉这只脚并不急于放下,黄蓉的身体柔韧性非常好,吕谦抓着她这只脚劈叉着折过她头顶,黄蓉被迫光着一只脚在地上扮演金鸡独立,一会儿重心不稳,黄蓉光着脚丫子跳了跳,吕谦忍不住笑了,黄蓉登时羞愤交加,也不管自己一条腿还被吕谦抓在手上,双手施展起了桃花岛武功。

    现在的黄蓉一点功力也没有,任何武功在她手上都好像花拳绣腿一样,施展不出任何威力。吕谦根本没把她当回事,任凭她一拳一掌打在自己身上,好像挠痒痒一样,吕谦笑了笑说:“都到了这个份上,黄帮主还不安分吗!”

    吕谦看到靠近窗户的一面墙壁上,挂着一根用来吊窗的粗绳,绳子的位置有一人高,吕谦拉着黄蓉过去,把她折上去的这只脚绑在这根粗绳上,而后又突然抱起她另一只踩在地上的光着的脚。黄蓉毫无防备,险些栽倒在地,赶紧双手扶住墙壁。

    吕谦将一旁的方桌拉过来,推进黄蓉的双腿间,之后放下了她那只光着的玉足。

    桌子夹在腿间,黄蓉伸下去的脚丫子勉强只能脚趾够着地面,为了立稳,黄蓉下意识的绷紧了腿筋。

    这时,吕谦抓住黄蓉那条点在地上的腿上的裤子,双手一使力,“刺啦”一声,裤子从黄蓉的腿根一直撕到了脚下,露出黄蓉丰腴雪白的大腿,还有贴身穿着的亵裤一角。黄蓉看到自己的窘境,又羞又恼,却什么也做不了。

    此刻的黄蓉,一条腿被吊在墙壁上动弹不得,另一条腿被扒光了,被迫立在地上承受自己的体重,浑圆紧致的玉腿,又白嫩,又性感,吕谦忍不住嘴巴凑下去舔了舔,在黄蓉的玉腿上留下大片口水。

    “救……救命啊!”

    黄蓉着急的快要哭了。

    品尝完黄蓉的玉腿,吕谦美滋滋地站起身,说道:“黄帮主,不瞒您说,张老爷听说采花贼要来,昨天就将这座宅院卖给我了,现在这个宅院里只有你我二人,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的。”

    “呜呜……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吕谦嘿嘿一笑,说道:“既然黄帮主都这么说了,那我只好继续卑鄙无耻下去了。”

    说着,吕谦迅速扒开了黄蓉的衣衫,把她的衣服脱下扔在地上,接着把她的裤子也给撕掉了,现在黄蓉周身上下只剩下吊在胸前的红色肚兜,和一条长度刚过腿根的贴身亵裤,还有一节裤腿穿在吊在墙壁上的那条腿上。看着吕谦扒掉了自己衣服,黄蓉的一对小粉拳愤怒地朝吕谦身上招呼。

    吕谦与黄蓉站远了距离,拿着打狗棒,转守为攻,模仿黄蓉平时对付蒙古鞑子的打狗棒法,像模像样的对黄蓉展开了攻势:“棒打狗头,反截狗臀,棒打双犬,拨狗朝天……”

    吕谦的力道不轻不重,打击的目标只在黄蓉的胸部、臀部和阴部这三处敏感位置。

    奈何黄蓉只有两只手格挡,左支右绌,黄蓉被打得花枝乱颤,叫苦不迭。

    “别……别打了,受不了了,求……求求你……”

    吕谦根本不理会黄蓉的求饶,又持续了一段时间,黄蓉发现根本躲不开吕谦的打狗棒,索性双手也不作防御了,一边任由吕谦抽打,一边哭喊着求饶。

    “呜……呜呜,我……我认输,吕谦,别……别打了……”

    黄蓉的阴唇生来就比一般女子肥大,她穿的贴身亵裤又紧,整个阴唇的轮廓都出来了。吕谦最后一记打狗棒朝着黄蓉肥厚的阴唇,加大力道狠狠地抽了一下。

    黄蓉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感,突然停止了哭闹,眼泪都出来了。

    吕谦嘿嘿一笑,隔着亵裤抚着黄蓉肥厚的阴唇,笑道:“怎么样,黄帮主?

    爽吧,我帮你揉揉?”

    黄蓉忍着眼泪点了点头。

    黄蓉的亵裤外面只湿了一点,吕谦隔着亵裤揉了揉她肥美的大阴唇。黄蓉贴身穿的这件亵裤是锦质的,透气性不是很好,吕谦的手摸了进去,原来里面都湿透了,吕谦摸了一手水,黄蓉的脸腾一下红到了耳根。

    吕谦索性撕烂了黄蓉的亵裤,伸手就要插进黄蓉的蜜穴,黄蓉象征性地拦了下:“不要……”没拦住,吕谦一根手指伸进去抽插了一会儿,后来中指和无名指同时在黄蓉的阴道内抽送,黄蓉的阴道就像蜜壶一样,抽插起来水滋滋的。

    黄蓉明显之前已经承受了很久,没一会儿就喘起了粗气,脸上红扑扑的。吕谦抽出手指,带出了一手的淫水,自己舔了下,然后凑到黄蓉的嘴边,说道:“黄帮主,尝尝你的骚水,很好吃的哦!”

    黄蓉好像被弄得很舒服,双眼都迷离了起来,吕谦把沾满淫水的手指强行塞进黄蓉的嘴里,黄蓉竟然不自觉地吮起了他的手指,很享受的样子。吕谦看出黄蓉现在情欲非常旺盛,赶紧脱下自己裤子,推开夹在黄蓉腿下的桌子,扶住自己的阳具抵在黄蓉的阴门上。

    吕谦的阳具非常的粗大,而黄蓉的阴户却又紧又窄,黄蓉感受到一根粗大的物体卡在自己的洞穴口,朝下看了眼,当即花容失色,惊吓出声:“不!不要……太大了!”

    黄蓉的一条腿还被拴在墙壁上,另一条腿在地上慌乱地跳动,想要逃开,吕谦按住她纤细的腰肢,腰身猛然向前一挺,硕大的阳具连根没入黄蓉两瓣肥厚的阴唇间。

    “啊!”好在阴道里有淫水润滑,黄蓉并没有特别痛苦,只是惨叫了一声。

    吕谦搂住黄蓉的腰肢,阳具在她阴道里缓缓地抽送,不一会儿,黄蓉舒服的“嗯……嗯……嗯……”的哼起来。

    吕谦慢慢地加快速度,黄蓉爽的“哦哦哦……”直叫,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黄蓉的一条腿被拴在墙壁上,另一条腿也早站麻了,不知不觉,黄蓉的身子伏在了吕谦的身体上,两只粉臂环着吕谦的脖子。吕谦一边干着黄蓉的淫穴,一边用力捏着黄蓉雪白的臀部。

    “黄帮主,舒服吗?”

    “嗯……嗯嗯……哦……舒……舒服……好舒服哦!”

    吕谦淫笑道:“哈哈,黄帮主好淫荡哦,我的肉棒干的你爽不爽?”

    “哦……哦哦……爽……好爽……你的肉棒干的……干的我好爽啊!”

    “那是我的肉棒大,还是你靖哥哥的肉棒大呢?”

    “嗯……哦哦……你的肉棒……哦……比、比靖哥哥的……大……好大!还……还粗……比靖哥哥的两倍还粗……哦……我、我好爽!……啊!……要…

    …要去了!”

    吕谦拔出阳具,刚把黄蓉放下来,“滋滋滋……”黄蓉不由自主地喷出了一股股爱液,全喷在了墙上。

    高潮过后,黄蓉累得趴在地上,吕谦把黄蓉抱起来,让黄蓉的两条玉腿夹住自己的腰,抱着黄蓉又狠狠地干了起来。现在,黄蓉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软的像是一滩烂泥,没有任何力气,任由吕谦摆弄,黄蓉满脸的红晕。

    过了一会儿,吕谦觉得不尽兴,把黄蓉放在旁边只有半人长的方桌上,将黄蓉的两条玉腿折到她的胸前。吕谦抓着黄蓉的两条玉腿,胯间的阳具狠狠地撞击黄蓉的淫穴。

    “啊!……啊啊啊!……轻……轻一点……”黄蓉忍不住惨叫起来。

    吕谦依然猛烈地干着黄蓉的淫穴,小腹与黄蓉白嫩的屁股撞得“啪啪啪…

    …”直响,黄蓉的屁股很快就红了一片,吕谦坏笑道:“轻什么,让我操烂你的骚逼吧,哈哈!”

    “呜呜……不要……轻点……不要操烂我的操逼……好……好痛……”

    “好好好,我今天就先不操烂你的骚逼,黄帮主的骚逼还要留着以后操。”

    吕谦减轻了点力气,把黄蓉的两腿玉腿推到她手上,说了句:“你自己抓着你的腿!”

    黄蓉听话地抱住自己的两条玉腿,拉到自己脑袋两侧,一边一个。吕谦将黄蓉的肚兜摘下,黄蓉的两座乳峰又饱满,又坚挺,上面两颗嫣红的小乳头傲然地挺立着,非常的诱人。

    吕谦两只手揉捏着黄蓉的乳房,身下的阳具使劲地操着黄蓉的骚逼,伴随着黄蓉“嗯嗯……啊啊……”的香艳叫声,吕谦不知不觉把黄蓉干到了天亮。吕谦走到床边上床睡下,黄蓉又累又困,身子软得动弹不得,只得在半人长的方桌上,保持着被操时的倒“”形姿势沉沉睡去。

    【黄蓉襄阳被淫记】第一章

    欲望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