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兽调教 - 分卷阅读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桦稍微弯腰,她下体的风光就会一览无疑。

    “嗯!这还差不多;好啦!我们出门吧,别让你的好姐妹等太久!”我搂着丽桦出门。

    韦翎还在等着,她看到我跟丽桦出来,就走了过来。

    “哇!丽桦,从没看过你穿这么短的裙子耶!很性感哦!可是这不是公司的制服吗?”韦翎眼尖地看出丽桦身上是公司的制服。

    韦翎亦穿著跟丽桦一样制服,正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是呀!丽桦嫌它太长了,刚才一直要求我帮她把它剪短呢!”

    “丽桦,看不出来你还很闷哦!嘻嘻!”韦翎吃吃地笑着。

    “嗯……”丽桦此时的注意力全放在淫穴内的跳蛋上,因为没穿内裤,要是没夹好的话会滑落出来,那时路人都会知道她塞着跳蛋走在路上;可是夹得太紧又会强烈地感受到跳蛋的振动,她正在努力地取得施力的平衡。

    “丽桦,你怎么了?你的脸好红哦!”韦翎担心地问。

    “嗯……”丽桦深怕一张口,跳蛋会掉落出来,所以只“嗯!”了一声。

    “她大概还在为刚才的事兴奋吧!”我一方面为了帮丽桦解危这么说着,一方面在使韦翎相信丽桦是个喜欢被虐的淫荡女人。

    “原来如此!嘻嘻!”韦翎轻笑着。

    我一边搂着丽桦慢慢地往餐厅,一边跟韦翎说笑着。

    到了餐厅时,丽桦却也满身是汗了。

    侍者很快地为我们带了位,我们坐定点好餐之后,丽桦终于轻松了不少。

    但她仍然在跟跳蛋所带来的剌激奋斗着。

    “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韦翎说完就离座到厕所去。

    “感觉不错吧!把脚分开来坐着,要张开到能让你对面的小男孩看得到淫穴的程度!”我笑着看向丽桦正对面的小男孩。

    丽桦缓慢地将自己的脚分开,那位小男孩,这时转头向坐在他旁边的妇人说:“妈妈!那位姐姐没穿内裤耶!”声音虽不大,但我却能清楚地听到。

    那位妇人抬头瞄了一下,敲了下那位小男孩的头:“好好地吃饭!别看向那边。”又看了丽桦一眼:“贱女人。”

    丽桦听到那位妇人骂她,眼眶不禁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着。

    “能不能请主人把跳蛋关起来呢?”丽桦哀求着。

    “好吧!”我伸手隔着丽桦的衣服,故意将控制器的开关开到最大。

    “呀!”丽桦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呻吟:“开……哈……开……哈……错边了!”

    “是呀!真糟糕,韦翎回来了!你先忍着吧!”我看到韦翎从到厕所的转角走出来。

    “哈……”丽桦轻声地喘着气。

    这时侍应生也将餐点送上来,我跟韦翎愉快地吃着。

    “丽桦,你不吃吗?”韦翎问着丽桦。

    “我……我……不……会……很……饿,你……们……吃……吃……吧!”

    丽桦断断续续地响应着。

    “你不是跟我说你很饿了吗?这家的餐点做得不错,快吃吧!”我对丽桦说着。

    丽桦看了我一眼,慢慢地拿起餐具,一口一口地吃着。

    我跟韦翎天南地北地聊着,故意将用餐的时间拖长,丽桦在一旁一边喘着气,一边吃着。

    “抱歉!我再去一下洗手间。”韦翎说完就离座到厕所去。

    “我把它关小一点!”说完,我就动手将控制器的开关关小。

    丽桦感激地看了我一眼:“谢谢主人!”

    “嗯!快点把餐点吃掉,我去一下厕所!我离开的时候,不准把脚合拢!”

    我说完就走向厕所去。

    我在厕所的门口,正好遇到韦翎刚从厕所里出来。

    “韦翎!”我叫住她。

    “有什么事呢?”韦翎停下来问我。

    “我不知道该如何启齿耶!”我装作不好意思地说。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没关系的!”韦翎大方地说。

    “嗯!是这样的,丽桦刚才告诉我,想请你今晚就待在我那里,她想要请你一同调教她。”

    “调教?”韦翎不解地问。

    “嗯!丽桦她不只喜欢当母狗的感觉,她……还喜欢被虐待……”我装作腼腆地说;看到韦翎的脸上略有难色,我又说:“你可以放心,我不会跟你做爱的。”

    “这样呀!”韦翎沉吟了一会:“好吧!不过,我不会……嗯!调教哦!”

    “那没关系,到时我会告诉你要怎么做的!”我感激地看着韦翎。

    “不过……你真的不会碰我哦?”韦翎不安地说。

    “你放心!我不会碰你的!”我保证地说:“哦!对了!一会我会再牵着丽桦回到我住的地方,你看到她像狗一样爬着的时候,能不能请你尽量说话剌激她呢?”

    “嗯!我尽量吧!”韦翎对心里的不安稍稍释怀。

    “那我们回去吧!”我装着平静的态度跟韦翎说着,可是我的心里对诡计的得逞,正兴奋不已。

    我跟韦翎回到餐桌旁时,丽桦已经吃饱了。

    于是,我们结完了帐,离开餐厅朝回到我住处的方向走去。

    第六章

    母狗条款丽桦虽对韦翎跟我们一起回去感到奇怪,但她却没开口询问。

    刚回到我住处的巷口,我从裤子口袋里拿出狗炼,勾在项圈的环上,并对丽桦说:“丽桦,快到家了,像狗一样爬回去吧!”

    丽桦四肢着地的爬着,我跟韦翎则像是一对情人正在遛狗般,走回到我的住处。

    “韦翎!你看你的好姐妹的裙子下少了什么?”我指着丽桦的淫穴对韦翎说着。

    “我看看!”韦翎专注地看:“耶!没穿内裤!丽桦你就这样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呀?”

    “是呀!她要出门前不但要求我把裙子剪短,还自己将内裤给脱了,说这样会更剌激。”我对韦翎说着。

    “丽桦你真是一只淫荡的母狗呀!我们竟然还是姐妹?”韦翎不齿地说。

    韦翎脸上的表情让我分不出她是在演戏?还是真的?

    “就是呀!她的那里还插着跳蛋呢!”我故意再进一步地推丽桦下地狱。

    “不会吧!真贱!”韦翎更加地不齿。

    丽桦听到自己的好姐妹这么残忍地说着她,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滴落。

    我则跟韦翎一人一句地辱骂着丽桦,回到了我的住处。

    韦翎在我们把丽桦牵进了客厅之后,悄悄地拉着我到前廊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